小說者-> 玄幻魔法-> 《盛世軍婚》-> 第一百五十四章節 似水柔情(一)
第一百五十四章節 似水柔情(一) 作者:逐云之巔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9-12
  •     提著兩大袋回到軍區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天依舊還是灰蒙蒙一片。
        先是將房子認認真真的收拾了一遍,看著,大體上滿意,然后才不緊不慢的進入廚房,開始準備晚餐,反正他說深夜才回來,晚一點也就免得等下冷得快。
        晚風不斷,蒼涼的空氣漂浮著幾道淡淡的寂冷,陽臺邊的幾株傲然挺立的幽菊正盎然盛開著,淡淡的菊花香彌漫著整個房子,星夜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弄了幾株菊花上來,擺在了陽臺的角落里,是幽藍色的小菊花,現在開得正好,清麗的小花,倒是增添了幾分生氣,冷風不斷的從陽臺上的門縫里灌進來,惹得簾子嘩啦啦的響個不停,房子內很安靜。
        滿桌子的菜已經做好了,擺好碗筷之后,星夜便泡了壺茶,坐了下來,心不在焉的打開了電視,抬頭看了一下墻上的時鐘,已經指向了深夜十點多的位置。
        一陣涼風迎面而來,有些冷,星夜偏過頭下意識的朝陽臺望了過去,才發現,原來陽臺的門還沒有關上,緩緩的放下手中的茶杯,走過去,想把門關上,而還沒走到門邊,一陣淡淡的,涼涼的濕意便迎面襲了過來,大晚上了,又下起雨了……
        微微蹙了蹙眉,望著那森冷而幽靜的天空,沉默了良久,才果斷的轉身,一把抓起了茶幾上的鑰匙,朝門口走了去,隨手拿過了衣架旁掛著的大黑傘。
        外面果然是寒風蕭瑟,冷雨紛飛,一整棟樓都已經差不熄燈了,只剩下幾盞寂寥的微弱的燈光,四周都是靜悄悄的,偶爾可以聽見幾滴雨水滴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音。
        星夜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心里就是隱隱約約的有那么一個沖動,希望可以快點見到他,這大雨夜,又濕又冷,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回來,手機她也擱在家里,忘了拿了。
        微微收緊了身上有些單薄的風衣,滿頭凌亂的發絲不規矩的垂在了胸前,昏黃燈光下,一個清瘦而纖細的身子撐著一把大黑傘,一動不動的佇立在寂冷的雨夜里……
        腳有些麻了,仿佛等了很久很久,卻始終也不見那個高大的身影出現,燦爛的美瞳里,那抹淡淡的斑斕漸漸的有了一些消散,有黯然失落的轉過身,終于打算回去。
        而這時,敏銳的耳朵卻聽到了一陣有些熟悉的腳步聲,纖細的身姿微微一頓,緩緩的回過頭,絢麗如虹的眸光往前望了去。
        那是一個俊朗挺拔的男子,一身筆直的橄欖綠,肩頭披著一件風衣,這男人喜歡?,總是喜歡將衣服披著,冷風肆意的追逐著那微涼的冷雨,飛舞的衣角,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又一道美麗的綠色弧線,并沒有打傘,冒著細雨,穿過那森冷的黑幕,朝她走了過來。
        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了,手上提著一個簡單的行李袋,一身的風塵仆仆,當然是一路趕回來的戰北城。
        漆黑的眸子本來是專注的看著腳下的路的,隱約之間察覺到了似乎眼前有什么令他期待的,食指一伸,微微抬起帽檐,心有靈犀的往前看了去。
        一襲緋紅色的身姿沐浴著柔和的幽光,纖弱如同搖曳在寒風中的楓葉,披著一身的凜冽,好像一團燃燒的火,溫暖了一身冰冷的他。
        腳步終于緩緩的慢了下來,停在了離她還有幾步遠的地方。
        星夜也是深深的對上他那雙深寂的眼眸,也不說話,就是靜靜的看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手上的行李往地上一放,深眸里流淌著一絲鐵血溫柔,堅毅的眸光很溫和,喉結微微動了一下,雙臂已經朝她展開了。
        她的眼神很清和,明澈動人,緩緩的偏過頭去,眨了眨眼,將眼底的那股灼熱壓制了下去,才緩緩丟開了手里的大黑傘,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了過去。
        久違而熟悉的懷抱依然溫暖如昔,長臂一把圈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肢,沙啞而低沉的嗓音夾著一絲隱忍的思念,“星兒!
        星夜也緩緩的伸手輕輕的環住了他的腰,淡雅的小臉微靠著他那寬厚的胸膛,抬著美麗的星瞳,默默的望著他,清涼的嗓音伴著清風般的柔和,“怎么這么晚?我等了你很久……”
        “拿你沒辦法……”戰北城輕嘆了口氣,微微皺了皺眉,大手卻往星夜的腦袋上摸了去,“以后不許這樣,呆在家里等著就行!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大雨天的……”
        “答應了你,就一定會回來!眻远ǖ穆曇舭橹唤z思念的疼痛,環在她腰間的大手微微上移,替她輕輕的擦去臉上沾有的雨絲,漆黑如暗夜星辰的眸子里釋放著點點溫柔,“有沒有想我?”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星夜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努力想保持著的那份淡然,出現了一道褶皺,眼神很清澈澄明,泛著暖暖的柔波,偶爾抬著頭望了望他,卻被他的那雙深潭般的眼眸給鎖住了,在他那灼熱而深情款款的眸光中,她忽然發現自己似乎無處可逃了。
        兩人靜靜的凝視了良久,星夜終于首先敗下陣來,輕輕的合上眼,點了點頭。
        緩緩的睜開眼,一個莊嚴而神圣的吻已經落在了她的額頭上,粗糙的指尖刷過她那潔白細膩的臉頰,替她簡單的理了理那一頭凌亂不堪的黑綢緞一般的秀麗長發,然后便一把緊緊的將她擁進懷里。
        “那你呢?”清淡的嗓音傳來。
        戰北城莞爾一笑,爪子又往星夜的腦袋抓了抓,收緊了自己那寬大的風衣,將她團團包圍住,沉穩而感性的聲音幽幽的從星夜的耳際拂過,“嗯,吃飯的時候,總會想到家里的那只小飯桶有沒有裝滿了!
        清雅的容顏沁著幾分細細的漣漪,輕輕的捏了戰北城一記,才悠然開口,“不尊重人!回去吧,雨越下越大了,當心著涼了!
        捏著他的衣角,手心里都感覺到一陣濕意了,乍然抬頭一望,只見他的肩頭已經全部被秋雨沾濕了,渾身染著一分蒼冷。
        “嗯!睉鸨背且皇汁h上星夜的肩頭,一手提起了地上的行李袋,忽然身子一低,趁著星夜不注意,偷親了她一記,然后才屁顛屁顛的摟著她往公寓樓里走了去。
        一回到家里,戰北城便立刻被星夜催促著去洗澡了,而星夜,便又是將桌上的飯菜重新熱了一遍,等到兩人面對面的坐下來吃飯,那已經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
        “都做了什么好菜?”戰北城接過了星夜遞過來的果汁,喝了一口,微瞇著眼望著眼前滿桌子的菜。
        “我,我就學會了做魚,你試試看!毙且箠A給一塊魚肉緩緩的放進了戰北城的碗里,希翼的眸光燦爛如縈繞在天邊的星辰。
        “嗯!睉鸨背切廊粓唐鹂曜,悠然享受著這項特殊而難得的待遇,動作優雅的夾起星夜夾過來的魚肉,慢條斯理的品嘗了起來。
        “怎么樣?好不好吃?”星夜有些緊張的望著戰北城,搭在桌角的素手微微握起,期待的眼神就好像一個小女孩在等待著老師的夸獎一樣,純粹而干凈,撲閃撲閃的。
        戰北城低笑了一聲,爪子緩緩的朝桌角伸了去,輕輕的附在她的手背上,深眸璀璨如深夜的海洋里那座高高的燈塔上點起的,最美麗的指明燈,深邃而絢麗,沙啞的聲音里染著一絲星夜有些難以抗拒的誘惑,“星兒決心要做一個好妻子了嗎?”
        聞言,星夜那素雅的臉上倏地一熱,不免有些害羞了起來,雖然她也極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她發現,越是這樣,她就越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像個不經人事懵懵懂懂的小女孩一樣,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會有這樣躊躇忐忑的時候,就是希望她在他眼里,可以像他當初說的一樣,需要一個嫻雅安靜的女子。
        淡淡星眸閃爍著動人的流光,折射著點點光華,唇邊染著一絲梨渦淺笑,清和的語氣柔軟似水,“你不該高興嗎?”
        俊美的臉上頓時勾出一朵絢麗如夏花一般帥氣而爽朗的微笑,寵溺的聲音含著難得的柔軟,卻依然保持著那么一分嚴肅,說了一句讓星夜噴茶的話。
        “哦,原來,北城的春天要到了!怪不得最近總感覺心里癢癢的,敢情是要開花了!
        ‘噗!’星夜很不淡定的轉過身子,口中的果汁噴了一地,抬起頭,有些詫異的望著戰北城,臉上還沾著一些果汁,很是狼狽。
        真不敢相信,這個男人也會點小幽默。
        戰北城早已經將臉上綻放的那朵花給收了回去,又恢復了一副嚴肅的表情,但臉上的線條卻很柔和,體貼的扯過餐紙,替星夜將臉上的果汁擦干凈。
        “你要開花了?”星夜蹙了蹙眉,淡淡的望著戰北城,明澈的小臉上染著一絲迷惑,唇邊卻含著一絲怎么也遮掩不了的笑意。
        “嗯,我想開花,但是,還需要媳婦你澆點水……”戰北城很嚴肅,很深沉的開口,那深寂的眼眸,就那么直直的盯著星夜。
        星夜禁不住笑了起來,笑容很是燦爛,沁著夕陽那暖暖的余暉,手上的筷子往盤子里戳了去,夾起了一塊大大的西紅柿,往戰北城滔滔不絕的嘴里塞了去,“惡心,吃你的飯!不準說話!”
        戰北城意味深長的望了星夜一眼,很聽話的低下頭去,端起碗,開始默默的吃飯,而星夜,卻依然還含著一絲笑意,偶爾喝了一口果汁,偶爾抬頭,淡淡的望著埋頭吃飯的男人……
        ------題外話------
        這兩天有點忙了,30號要論文答辯了,少更一點哈,辛苦煎熬了四年,終于快要解放了,很是懷念這樣的大學生活,有點舍不得,接下來,又開始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個歷程,前途一片渺茫,肩上的任務很重,腳步很沉重,心情有些沉郁…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