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玄幻魔法-> 《盛世軍婚》->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在,不怕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在,不怕 作者:逐云之巔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9-12
  •     星夜在電話一直聽著瑩瑩跟王宇吵著,唇邊是一直掛著一絲微笑的,不是羨慕,也不是在嘲笑,她是真心的替他們感到高興,想著他們之間的小打小鬧,十多年也就是這么過去了,能修成正果,本就是意外,結婚這么久了,還依然能這樣甜蜜如初,真是令人欣慰。忽然又想了想自己,總想著,如果她能跟戰北城一直這樣簡單的生活下去,其實也沒有什么不好,她所追隨的,也不過僅僅是這樣平淡的生活罷了?然而,有的時候,憧憬也僅僅是憧憬而已。
        聽著瑩瑩明顯已經忘記了正在跟自己講電話的事情了,星夜便悄然掛斷了電話,慢吞吞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梳洗完出來,飯桌上還是放著那么一張便簽,當然是戰北城,也就是大概的說自己下部隊去了,讓她把早餐吃了,然后再上班。
        風和日麗,碧空萬里,新的一天就是這樣帶著一股殷切的希望降臨了,然而,即便如此,溫宅卻籠罩在一片駭人的陰霾之中。
        彌漫的硝煙將整個溫宅團團的包裹住,陰郁的氣息讓人差點喘不過氣來。
        “小雅,你等下還是過去找蘇沐哲一趟,這婚約絕對不可以說解除就解除的,他把你當成什么了?笑話!憑什么他想娶就娶,不想娶就解除婚約?”憤憤不平的抱怨著,劉思思一臉陰驁的坐在沙發里翻看著時裝雜志,典型的刻薄貴婦形象。
        溫沁雅就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美麗的小臉蒼白憔悴了不少,昨天消息一公布出來,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躲在房間里摔東西,盡情的發泄怒火,任劉思思怎么攔,也攔不住。
        一臉的悲愴,一雙眼睛早就哭得紅紅的,啞著嗓音,淚眼婆娑的望著劉思思,“媽,我該怎么辦?我從來都不知道,他竟然也會這么狠,一點余地也不留給我,婚姻說解除就解除,我還以為他只是鬧鬧而已,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劉思思美目微偏,瞪了溫沁雅一眼,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開口,“自己做的孽!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讓你一定要看好蘇沐哲,必要的時候,總得拿點東西拴住他!你偏偏不聽我的話,現在好了,人跑了,人家都把你扔一邊了,你現在就跟你媽一樣,被這種男人傷害,他們不讓我們好過,你又何必管他們的死活?你現在在這里怨天尤人的,有什么用?得趕緊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溫沁雅吸了吸鼻子,“我也不知道,最近他都是這樣對我不理不睬,除了剛剛回來的前幾個月對我百依百順之外,之后便是借口加班,經常不見他人,每次過去找他,他總是讓小雪陪我!
        “明擺著變心了!你怎么回事?不是一直說蘇沐哲很愛你嗎?之前為了你還對別的女人視若無睹的,怎么會對你不理不睬?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讓他不高興的事情了?還是,他移情別戀,喜歡上了別的女人?”劉思思冷目一瞇,‘嗖’的一下,坐直了身子,緊緊的盯著溫沁雅。
        此話一出,溫沁雅腦海里立刻拂過了星夜那張清澈淡雅的小臉,神色一滯,所有的淚花戛然而止,美目里乍然閃過了一道冷光。
        “怎么樣?被媽說中了?他蘇沐哲背著你在外面養女人?”
        溫沁雅沒有回答劉思思的問題,只是緩緩的伸手扯過一張紙巾,擦了擦臉上殘余的淚花,一臉的陰冷。
        “你倒是說句話!小雅!”
        溫沁雅緩緩轉過頭,望著劉思思,“媽,我想知道你,爸爸,還有風蓮娜之間的事情!
        溫沁雅不是傻瓜,她當然猜出了他們三人之間不太正常的關系。之前,她也有請偵探社幫忙查過,但卻始終沒有真正的將事情弄清楚,似乎,無形之中總有人可以的將這些消息掩埋了,但,她也找不出這個人。
        “風蓮娜!那個賤人!你跟我提她做什么!”劉思思一聽到風蓮娜這個名字,立刻反射性的陰下一張臉,臉上盡是一道猙獰的神色。
        但腦袋一轉,犀利的眸光乍然一閃,頓時咬牙切齒起來,“你是指蘇沐哲跟那個小賤蹄子死灰復燃了?”
        溫沁雅并沒有答話,玉手端起了眼前的牛奶,緊緊的握著杯子,指尖都變得蒼白無比,喝了一口下去,眼神開始停落在眼前的桌面上。
        這番舉動,倒是默認了。
        ‘啪!’一個劇烈的響聲傳來,接著,便是‘呯呯’的東西碎裂聲。
        “果然是她們!我劉思思到底是上輩子欠了她風蓮娜什么了!”劉思思一掌往桌子上拍了去,犀利的嚴重凝聚著可怕的風暴!
        “你爸恨我入骨,現在你也是這樣被蘇沐哲宣判出局,哈哈,不行!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他蘇沐哲休想就這么擺脫了你!”劉思思神色一冷,漠然開口。
        “不然,還能怎么辦?我不想讓他對我心存怨恨,媽,我是真的愛他,我不想離開他,媽……”
        “真是沒出息!你這樣,只會讓他離你越來越遠!就算得不到他的心,你也要得到他的人!就像我跟你爸一樣,雖然他恨我,但是,我依然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哼!而她風蓮娜呢,什么都不是!愛又怎么樣?她根本無福消受,帶著一只小可憐蟲像一個難民一樣,四處奔波!而我?我才是高高在上的溫太太!”劉思思越講越得意,眼里充滿了赤果果的嘲笑,“看來,那些個記者可說的沒錯了,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安然無恙的通過戰家那一關!哈哈,一個女人被弄出這么一個狼藉的名聲,而且還是一個有夫之婦!就讓媒體瘋狂去吧!給我狠狠的出口氣!這戰北城也真是夠倒霉的,竟然會看上這樣的女人!且不說他們將門之后,格外的看重名聲,就連那個什么張清雯好歹也是一個公司的老總,這回就等著看他們怎么顏面掃地,回頭再狠狠的踩她一腳,管她是什么風總!
        “媽……”
        “行了,我可不想沒有一點指望了,你也不用太著急,蘇沐哲一定會是你的,至于她們,哼,自然有人對付她們,遠藤凌川不是回來了嗎?”劉思思眼底迅速的浮起了一道算計的冷光。
        “你這個歹毒的女人!又想在算計星兒什么?”溫偉達大老遠的從外面走進來,便聽到了劉思思的那猖狂無比的語氣,禁不住大吼了一聲,滿臉的陰冷。
        聞言,劉思思迅速抬頭朝門口望了去,發現她那名義上的丈夫正一臉憤怒的瞪著她,恨不得將她除之而后快。
        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哈哈!怎么樣?你緊張了?一聽說你老情人的女兒要被收拾了,心痛了?你也知道什么叫心痛嗎?你怎么不問問我心痛不心痛?怎么不問問小雅心痛不心痛!她才是你的親生的女兒!是你的親生骨肉!溫偉達,你好,你真是夠狠的!小雅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聞不問就算了,竟然還在你女兒的面前惦記著你老情人的女兒,你就算恨我,也不用帶著小雅一起恨!這個世界上,心最狠,最毒的人,是你!是你溫偉達!”
        滿腔怒火的控訴聲響徹了大廳的每一個角落,傭人們早就躲得遠遠的,生怕會踩到地雷。
        “媽,您就少說一點吧,爸才剛剛回來,已經很累了,您就讓他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行嗎?”溫沁雅善解人意的望著一臉疲憊的溫偉達,眨了眨那還占有些許淚光的美目,低聲勸道。
        “你讓她說!”溫偉達冷漠的望著劉思思,根本不領溫沁雅的情。
        “說就就說,你以為我怕了嗎?我就說她們母女無恥,就是喜歡從別人的手里搶男人,水性楊花!”劉思思不怕死的瞪著溫偉達,輕蔑的開口。
        “無恥的人是你!你這個惡婦!死后就應該下地獄!不要讓我知道你去找星兒他們的麻煩,不然,我會不顧一切殺了你!”溫偉達也越來越瘋狂了起來,黑眸里凝聚著黑色的風暴!
        “殺啊,你不怕她風蓮娜身敗名裂你就盡管兇!”劉思思囂張得很。
        溫偉達臉色更是陰沉了,隱忍的握緊了拳頭,深深地吸了口氣,眼底的陰冷才歸于一片平靜,波瀾無驚的聲音傳了過來,“無知的女人,你很快就會為你所作的一切付出慘重的代價,不會太久了!
        陰驁的瞥了劉思思一眼,實在是不想再跟這種女人多說一句,他怕他一個控制不住就會失手掐死她!
        漠然回過身,又往外面走了去。
        “爸!你要去哪里?爸!”任溫沁雅如何呼喊,溫偉達就是沒有慢下腳步。
        陽光依舊絢麗無比,盡管冬天的冷風不斷,也沒有將這片湛藍的天空淡去幾分顏色。
        遠藤凌子這些天一直呆在酒店里,倒也沒有到處亂走,就像現在一樣,高高的站在天臺上,一手憑著欄桿,一手夾著一支剛剛燃起的香煙,肩上就是簡簡單單的披了一件外套,里面還是一身睡袍。
        “小姐,你要的資料已經整理好了,您現在要過目嗎?”初枝端著早餐走了過來,緩緩將手里的東西放到了桌上,隨口問道。
        “馬上送過來!边h藤凌子漫不經心的吐了口煙圈,低低的開口,聲音很平靜。
        初枝點了點頭,敬慕回道,“好的,我馬上過去拿,小姐先用早餐吧!”
        說著,為遠藤凌子倒好茶,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遠藤凌子抬著那雙冷漠的眼睛,淡淡的凝視著天邊那抹紅色,緩緩閉上眼,良久,才徐然睜開,乍然轉身往桌子旁坐了去,將煙頭熄滅在煙缸里,然后才開始優雅的享用早餐。
        等到初枝將資料整理好送上來的時候,遠藤凌子已經安靜的用完了早餐,一把接過初枝遞過來的資料,瞇著那雙精銳的眼眸,開始仔細地翻看了起來。
        初枝也沒有吵她,靜靜的退到她身后的不遠處,安靜的等待著。
        潔白而修長的指尖一頁翻過一頁,美麗的容顏上,也開始變幻莫測起來,時而眉頭緊皺,時而眼里劃過一道淡淡的溢彩。
        終于,看完了最后一頁,遠藤凌子才緩緩的將文件夾合上了,深幽的眼眸淡淡的望著那都落在自己前方不遠處的地上的陽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怎么了?小姐?是不是……”初枝也跟著皺起了眉頭。
        遠藤凌子緩緩的收回視線,幽然望了初枝一眼,清冷的聲音響起了,“同樣是一個可悲的女人罷了!
        說著,緩緩的站了起來,移步往欄桿邊靠了去,“不過她比我幸運,能讓哥哥愛上,有兩個癡情的男人甘愿為她守候一生,到底是一個值得讓人去呵護的女子,若是能見上她一面,倒也算是安慰了!
        “小姐,你是在說夫人吧?”初枝輕聲問了一句。
        遠藤凌子緩緩的點了點頭,“正是她,我的嫂嫂!
        初枝臉色微微一滯,不免也有些嘆氣,“那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女子,我倒是見過她一面,那時候,是老爺讓我過來催少爺回去的,她很安靜,我記得,我當初過去的時候,她就是靜靜的站在少爺的身后默默的看著我們而已,一句話也沒有說,但少爺卻愛慘了她……”
        “哥哥這一生,都已經送給了她,其實,我不知道該恨她還是該感謝她,恨她把哥哥變成了那個樣子,感謝她讓哥哥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給遠藤家留下了星兒!
        “小姐……”
        初枝望著遠藤凌子忽然沉郁下去的臉,有些擔心的喚了一句。
        “我沒事,老夫人和老爺確定好什么時候過來了沒有?”遠藤凌子淡淡的問了一句,眸光遙遙往天邊望了去。
        搖了搖頭,初枝吸了口氣,才開口,“老夫人昨晚連飯都沒有吃,就是想快點趕過來,但老爺因為擔心,想著還是要再等上幾天,等老夫人的身體穩定了,再趕過來!
        “也好,有了精神才好!边h藤凌子低低的呢喃了一聲。
        “對了,小姐!”這時候,初枝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關鍵的事情,柳眉一皺,望著遠藤凌子道,“山口奈子可能是明天就要趕過來了,征信組正在嚴密的監控著她,她已經知道少爺回來的消息,昨天晚上又跟遠藤凌越吵了一架,后來,遠藤凌越出去了,喝了個大醉,睡在情婦那里,今天上午才回家!
        聞言,遠藤凌子冷笑了一聲,“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都逃避了這么多年了,也該是面對的時候了!
        “那小姐,我們接下來要做些什么?”初枝問道。
        遠藤凌子素手輕輕的敲了幾記欄桿,半響,才開口,“馬上派人去查一下當年車禍的事情,風蓮娜到底是被送到了哪個醫院,是哪個醫生急救的,他現在在哪里?還有,收集到事故現場的周圍都曾經出現過什么人,查清楚,當時山口奈子在干什么,還有那個跟她一起的女人,找到當年的肇事司機,記住,必須弄清楚星兒當時又是身在何地,更重要的一點,我還要你們將風蓮娜出車禍的前幾個月的生活清清楚楚的查出來,不要錯過任何的一個小片段!
        “這……”初枝似乎有些為難的望著遠藤凌子。
        “征信組要是這點事情都辦不到,那么讓他們滾回家吃自己!”不容商量的語氣很是堅硬,嚇了初枝一跳,但心里又是由衷的敬慕她!
        “是!我知道了!馬上去辦!”恭敬的點了個頭,初枝馬上就退了下去。
        而遠藤凌子,卻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臉上開始爬上了一絲疲憊,連續好幾天都在為這些事情操心著,日本那邊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她回去,不免,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覺了。
        深幽的眼眸一直沒有離開過遙遠的天邊,蒼涼的聲音里帶著幾分孤獨的寂寞感,‘風蓮娜,你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女子?如果你還記得你有個丈夫跟女兒,那么請你不要在折磨他們了,將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告訴我,我會為你好好的保護好他們,就只想讓大家心里明白安心一點,不然,星兒也是經常陷入記憶的痛苦當中,你如果在天有靈,請告訴我!
        遠藤凌子對著遙遠的天空,心里默默的講了這么一段話,然而,可惜的是,回答她的,便只是那蒼冷的風,帶著蝕骨的寒意,天際依然空曠而高遠,萬里無云,幾只飛鳥迅速的掠過碧空,迎著柔和的冬陽搏擊長空,空氣里,彌漫著的,是一股微冷的死寂。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