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玄幻魔法-> 《盛世軍婚》-> 第一百八十章 最后警告
第一百八十章 最后警告 作者:逐云之巔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9-12
  •     http://www.xiaoyanwenxue.com
        溫沁雅本來還想追上去的,卻被其中的一個黑衣保鏢攔了下來,阻止住了她。9VK小說網網友手打
        “溫小姐請留步!”高大的男人面無表情的開口,根本不管你是誰。
        “讓我進去!你竟然也敢攔我!哲!”掛著兩串淚花,不管溫沁雅怎么呼喊著,蘇沐哲始終沒有再回過頭,高大冷漠的身影便這般消失在溫沁雅的視線里。
        那名黑衣保鏢這才放開了溫沁雅,漠然的跟了上去。
        溫沁雅終于癱軟了下來,傷心欲絕的望著蘇沐哲離去的方向,一時之間只有僵硬的站在那里。
        “溫小姐,你還是快點回去吧,少爺已經走了!崩纤緳C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溫沁雅有些悲涼的笑了笑,這結束了嗎?來不及等她去挽留,他是不是真的對她失望透頂了?
        “他是什么時候決定要走的?”溫沁雅吸著鼻子,抬著淚眼望著老司機開口問道。
        老司機嘆了口氣,緩緩的開口回答道,“應該好幾天了吧,自從那天從風氏的酒宴上就是這個樣子,那天晚上,少爺又喝得大醉了一場,呆在公司好幾天了,唉,溫小姐,如果你之前沒有離開少爺,也許少爺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難過,我本來還以為你們可以修成正果的,可惜了,還有風總,要是都幸福了,才好……”
        “風總?他又去找風星夜了?”溫沁雅美目一寒,臉上的表情瞬間停滯住了。
        老司機無奈的搖了搖頭,并沒有回答溫沁雅的問題,而是直接轉身,離開了機場。
        而溫沁雅胸口卻浮起了一道難以壓制下去的妒忌憤怒,蘇沐哲本來就是愛著她的,不是嗎?憑什么她風星夜就能如此輕而易舉的從她身邊奪走他?她真的好不甘心,雖然之前她離開的時候是耍了手段,但是她真的是喜歡蘇沐哲的,她不認為這樣做會讓他感到怎么樣的不可饒恕,如果蘇沐哲真的愛她,就不會怪她,更何況,她已經回到他的身邊了,還放下姿態,盡一切的去迎合他,甚至還放下所有的自尊,甘愿把自己奉獻到他的面前,可是,他還是無動于衷啊,她還能怎么樣?
        這段時間,她靜下心來想了很多,她終于明白蘇沐哲轉變的原因,女人的敏感性一向很強的,一個她一直最害怕的答案出來了,蘇沐哲之所以慢慢的對她不冷不熱的,原因,無非就只有一個,那便是,他已經愛上了別人,她細細的想了想這將近一年來的相處時光,才乍然發現,蘇沐哲從來不會主動去吻她。而對照著蘇沐哲這幾個月的反應,答案再明顯不過了,怕是喜歡上了她風星夜了吧?
        青梅竹馬也抵不上她風星夜待在他身邊簡單的三年,憑什么?
        她真的不甘心,也咽不下這口氣,她風星夜不讓她溫沁雅好過,她溫沁雅也不會讓她風星夜好過!想著,咬了咬牙,緊緊地篡著拳頭,眼里劃過一道陰冷的光芒,抬起手臂,擦了擦眼淚,便快速的轉身,朝機場外頭大步地走了去。
        溫沁雅一身戾氣的找上門的時候,星夜正在開會,陰冷的面孔就好像來自地獄的女鬼一般,帶著猙獰的冷笑。威脅著,若是星夜不見她,就要星夜后果自負。
        劉姐見情況不對,只好暫時讓她到會客廳稍作休息一下,然后往會議室走了去。
        而這頭,星夜早已經開完了會,回到辦公室,正在聚精會神的整理批閱著下一個季度的生產計劃,這時,劉姐敲門走進來了。
        “風總!”劉姐敬慕的將一杯剛剛泡好的,香氣四溢的清茶放到了星夜的右手邊。
        “有什么事嗎?”星夜隨口問了一句,星眸都沒有從文件上離開過。
        “溫沁雅小姐說有事要見您!眲⒔汩_口道。
        星夜微微蹙了蹙眉,溫沁雅?那個女人!她找她能有什么事情?她根本是懶得跟這種女人打交道,于是便冷漠的回了一句,“不見!
        “可是,她揚言,你若是不見她,后果自負,我看情況不妙,就想等您的話!眲⒔阌行⿹牡耐且,低聲道。
        星夜又利落果斷的在手上的文件上落下自己的簽名,然后才輕輕的合起手上的文件,將它擱到左手邊的那一沓同樣已經認真批閱好的文件上,將它們一手拿了起來,淡漠的星眸一抬,遞給了站在自己身邊的劉姐,淡然開口,“把這些文件給鐘叔叔送去,讓他給我落實好工作,查理總監那邊的文件稍后我再讓人送過去,你跟他說一聲!
        說著,才緩緩的往椅背靠了去,一手端起剛剛劉姐送上來的熱騰騰的清茶,淺淺的攝了一口,微微的吸了口氣,一股清淡的茶香頓時彌漫了整個辦公室。
        “好的,我馬上就去辦,可是,風總,溫沁雅小姐呢?您若是不想見她,我就把她打發走!眲⒔泱w貼地開口問道。
        星夜冷冷的抬起頭,冷漠的瞳孔里閃爍著清冷的流光,“讓她進來!
        “好的,風總!”
        劉姐這才抱著那沓文件,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又淺淺的抿了一口茶,才緩緩的擱下手里的杯子,一身淡漠的站了起來,微微往落地窗前走了去,素手一伸,將窗簾盡數的拉開了,窗外的世界是一片柔和,冬天的天似乎總是這樣的沉寂,當暖陽那淡淡的光線透過云層,將那份小小的溫暖送至人間的時候,空氣似乎莫名的飄蕩著許許多多五顏六色的音符,那是冬陽和風吟唱的聲音。
        天依然還是很高,云也依然還是很白,一切都顯得那么美好,看到這幅美麗的景色,星夜細細的柳眉間的那抹疲憊也漸漸的淡去了幾分。
        很快,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這回,進來通報的,是一名年輕的秘書。
        “風總,溫小姐到了!
        “嗯,讓她進來!
        “好的!
        溫沁雅緩緩的出現了,一走進星夜的辦公室里,就打量了這間辦公室一下,然后才將那陰冷的目光停留在負手站在落地窗前的那抹纖細而清瘦的緋紅色身影上。
        轉身,很快就關上了門,繼而轉過了身子。
        “你倒還是挺清閑的,還能心安理得的站在這里!”咬牙切齒的聲音帶著一絲恨意傳了過去。
        “我只給你五分鐘的時間,有什么話直接說!毙且沟恼Z氣很平淡,沒有什么起伏的波瀾,仿佛對著空氣說話一般。
        溫沁雅的語氣頓時變得有些瘋狂而憤恨了起來,一股沖了上來,緊緊地拉住了星夜,尖銳的聲音刺破了冰冷的空氣,劈天蓋地的朝星夜襲了過來,“哲走了!蘇沐哲他走了!全部拜你所賜!那天晚上你若是不對他說那些話,他會走嗎?都是你害的,我讓你離他遠一點,你為什么就是要纏著他,你有了戰北城還不夠嗎?為什么還要揪著他不放呢?我才是他的未婚妻,他現在竟然跟我退婚了?哈哈,為什么?他連走不肯告訴我,卻跑過來看你,背著我過來找你!為什么要從我身邊搶走他!為什么!為什么!你給我說!說!”
        溫沁雅用力的搖晃著星夜,尖尖的指尖緊緊地掐進了星夜的肩頭,隱約的感到肩上傳來了一陣尖銳的疼痛,而乍一偏過頭漠然望溫沁雅一眼,溫沁雅分明已經瀕臨在了崩潰的邊緣,眼里竟然開始默默的流出了眼淚。
        星夜依然還是無動于衷,任憑著溫沁雅撒潑,淡淡的眼神依然還是停留在天階那湛藍的天空上,心里雖然有些詫異溫沁雅話里的意思,但卻沒有開口回話。
        “我從小一路追隨著他,為了能夠讓自己更有資格站在他的身邊,只要一個人出國深造,為的就是能有一天以更合適的站在他身邊,可是你呢!你為什么要在我跟他之間插一腳?當我接到小雪的電話的時候,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難過,每天聽著小雪跟我說著你如何出現在他身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難過心痛,我愛他愛了多年,難道還比不上你短短的三年嗎?你之前不是覺得你很委屈嗎?比起我呢?比起我,誰更委屈,誰更難過?你說話!你怎么不說話了!風星夜,我溫沁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恨過一個人,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恨你!現在好了,蘇沐哲走了,離開了,你滿意了嗎?接下來,你是不是覺得很高興?覺得有機可乘了?是不是就要馬上趕去歐洲跟他重新開始了?是不是!你說啊,你給我說!”
        拼命的搖晃著星夜,星夜感覺自己都快要被她給搖散了,肩頭的痛意加劇,忽然一道白影閃了過來,星夜下意識的迅速伸手緊緊扣住了那只手。
        “你以為我每次都讓你得逞嗎?這些話,你應該直接去跟蘇沐哲說,而不是來我這里撒潑,你當我這里是你家嗎?還敢這樣囂張的在我面前放肆,請你睜大眼睛看清楚,這里是風氏!是我風星夜的地盤!你是智障嗎?都沒有記住我警告過你的話,我跟蘇沐哲之間的事情早就結束,你若是再這樣糾纏妨礙我,我不介意直接直接綁你到警察局,我不跟你計較,你還當我是好欺負的是嗎!”
        清雅的臉上終于拂過了一絲抑制不住的慍色,她都快被這個女人給煩死了,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強,不管她怎么教訓她,她就是有辦法好了傷疤就忘了疼,過一段時間又會卷土重來?墒,每一次過來,話題永遠離不開她根本就不想提起的那個名字,這個女人是豬嗎?她看,連豬都比她聰明!她風星夜若是想跟蘇沐哲復合,早在蘇沐哲那天晚上她就完全可以答應他了,還用那樣拒絕他嗎?
        “你騙人!你根本就是存心的!就是耍心機!你嫉妒我得到了哲,所以你想報復我!哼,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戰北城結婚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做給我們看嗎?你愛蘇沐哲愛得死去活來,為了他幾乎什么都肯做,小雪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現在想來,那個戰北城也真是夠悲哀的,竟然被你這么一個心機深沉的女人的騙得團團轉,我敢保證,總有一天,你的下場比我更悲慘,到時候,我就會笑著回來看著你哭!你別以為戰北城現在對你好,你就得意洋洋沾沾自喜,男人,我見多了,前一秒能跟你說我愛你,下一秒就能把你踢開!哼,到時候,我看你怎么哭!”
        如此歹毒惡心的話語從溫沁雅的嘴里吐出,跟她的形象真的是差到了天邊遠了,很難想象如此的一個大家閨秀竟然也會惡毒成這樣。
        星夜并沒有生氣,依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淡然,她根本不在意溫沁雅的話,她跟戰北城怎么樣,那是屬于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與別人無關,只要他們自己知道就行。不過,她卻是十分的不滿這個女人將戰北城說成那樣子,別的男人她星夜不敢說,戰北城,是絕對不會背叛她的,她一直都是這樣堅信著這么一點。
        “自作聰明的女人。我的男人,你難道比我還懂他?”冷漠的聲音像一道在冰雪中沉睡了千萬年的寒劍,穿破了冰冷的空氣往溫沁雅刺了過去,傲然的回過身來,黑曜石般的瞳孔里流淌著深邃銳利的流光,冷漠的望著溫沁雅,隱約之中帶著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嚴。
        “之前,我本來是打算真心祝福你們,但現在看來,他蘇沐哲不娶你,倒是一個英明的決策,你以為我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你,是因為我怕了你不成?若不是不想浪費時間在你身上,就憑你前幾次的糾纏,我就可以把你封死幾次!”
        要不是看在她是溫叔叔的女兒的份上,她早就下手了,哪里還會留著到現在,還能讓她在自己面前放肆!她還真當她不敢辦了她嗎?若是有蘇氏力保,她動她,確實還有是有點困難,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而且還有溫氏溫叔叔這邊,她都很難交代,所以,她才會不想親自出手對付她,想讓張清雯出手,畢竟,她手里掌握有證據,這樣,事情會好辦很多,就算蘇氏想插手,有證據在,他們也沒有辦法?墒,這個女人就是有辦法將她激怒了,三番兩次的來跟她示威,分明是吃飽了沒事干,撐著!
        “呵!你也學會威脅人了?你還沒封死我之前,我就有辦法讓你哭不出聲來!我之前也有警告過你,讓你終止跟蘇氏合作,讓你不要再去見哲,你根本就沒有把的話聽進去!你就存心報復我!既然你不讓我好過,你也別想安生!”
        素手大力的收緊了,緊緊地捏住溫沁雅的那只手腕,冷淡卻帶著壓迫性的話語傳來,“愚蠢的女人,你最好不要給我耍什么花招,不然,我風星夜敢保證,你只會死得很難看,這次我是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最后放過你一次,再有下一次,我絕對不會再對你客氣,你現在最好清清楚楚的的給我記住我今天給你說的每一句話,識相的,趕緊給我收手,安安分分的回去做你的大小姐,你還沒有資格跟我斗!
        星夜并不知道,她這句話,聽在溫沁雅的耳中卻變成了宣戰的意思,于是,溫沁雅得意的笑了笑,繃著一張猙獰的臉,狂笑了一聲,“風星夜,你還能對我怎么樣?想突然襲擊我嗎?我也是懂法律的!除非你想讓戰北城臉上抹黑!你根本不能對我怎么樣!”
        “是嗎?那等著看好了!毙且共]有再跟這個瘋女人理論下去,又是冷漠的一笑,終于一手放開了溫沁雅,緩緩的轉過身子,負手而立,“五分鐘的時間到了,你可以出去了!
        “風星夜,你給我等著瞧吧,你那個低賤的母親搶走了我爸爸所有的感情,你也從我手里搶走了哲,讓我一無所有,你以為我會讓你好過嗎?哼,你絕對會后悔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你等著!”
        狠辣的落下這么一句,溫沁雅便是踩著高傲的步伐,甩手離去,一臉的憤恨不甘。
        而星夜卻依然冷冷的負手站在落地窗前,根本沒有去理會溫沁雅,直到劉姐一臉的走了上來。
        “風總,您沒事吧?我看到溫沁雅一臉陰沉的離去,是不是她哪里傷到了您?”劉姐關切的問道。
        “沒事!毙且沟幕亓艘痪,卻是因為肩頭傳來的疼辣意微微蹙起了眉頭。
        劉姐這才放心的舒了口氣,然后又繼續道,“風總,老總裁剛剛打電話過來,說他馬上就要到達風氏樓下了,您要不要親自下去接他?”
        聞言,星夜一驚,乍然轉過了身子,星眸里劃過一道亮光,柳眉舒展了不少,語氣有些輕快了起來,“你說什么?外公要過來?他有說什么時候到嗎?”
        劉姐點了點頭,笑道,“老總裁剛剛說他馬上就到了,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
        劉姐的話才一落,星夜便已經大步的往門外走了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門外。
        急急忙忙的乘著專人電梯直奔一樓,剛剛走出電梯便看到風起跟鐘文博正往大廳內走了進來。
        “外公!鐘叔叔!”清涼的語氣響起。
        風起微微抬起頭,往前面望了過來,才發現自己的寶貝外孫女正微笑的朝他們走了過來。
        “星兒啊!憋L起今天似乎心情很好,滿面紅光,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好事情,竟然能讓他高興成這樣。
        星夜也深受了風起的感染,看到他這么高興,心情頓時也好了很多,大步的迎了上去,伸手輕輕的環住了風起的胳膊,望著風起那滿臉的笑意,揶揄道,“外公那不成是中了什么百萬大獎了,高興成這樣?”
        星夜的話一落,風起更是笑得大聲了,而走在他身旁的鐘文博卻微笑的開口,“是比中了百萬大獎還要高興!
        “哦?外公說來給星兒聽聽吧!”星夜挽著風起一面往電梯里走了去,一面蹙了蹙眉開口道。
        風起又是呵呵一笑,語氣竟然還有些激動,“今天外公威武啊,終于讓戰大炮跟于狐貍夫婦倆一起吃了個大癟,哈哈!笑死我了,外公一想到于狐貍跟戰大炮那兩張憋綠得鐵青的老臉,外公就高興,哈哈!”
        星夜望著風起那得瑟得不得了的笑意,心頭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一陣不安,于是便輕聲詢問道,“外公是不是整到爺爺跟奶奶了?”
        星夜發現了,最近外公,爺爺,奶奶,這幾個老頑童似乎感情交流的不錯的,每天都是幾個人一起出去,早出晚歸的,有時候干脆還不回家了,還挺頑皮的。
        風起得意洋洋的笑了笑,開口道,“我們今天不是約好了去山莊看日出嗎,看完日出之后,我們就在山頂打牌了,本來打牌就打牌,那也沒事,隨便玩玩嘛,可是于狐貍皮癢啊,說這么玩著不過癮,非要玩什么真話大冒險游戲,誰輸了就得聽誰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外公的牌技,哈哈,他們玩什么不玩,偏偏要玩打牌,那不是存心找虐嗎?結果一輪下來,他們夫婦倆被你外公敗得落花流水,公婆兩喜歡具有挑戰性的大冒險游戲,外公豈能不滿足他們愿望,于是就讓他們倆要么全部剃光頭,要么裸奔,讓他們任選一個,說話不算數是王八,你也知道戰大炮那脾氣,怎么可能甘心做王八?又不愿意剃光頭,所以,只好選擇裸奔了,我一想到他只穿著那條灰色的小白兔圖案褲衩從山頂一路逃命似的跑回山莊,我就快要笑死了!”
        果然,星夜一聽也忍俊不禁的拼命地忍住笑意,“那奶奶呢?你總不能也讓她裸奔吧?”
        “廢話,戰大炮都裸奔了,她能不給我奔嗎?不過,你外公慈悲,往她披了一件披風,也逃小命似的的一路狂奔回去!
        “外公,奶奶是女人!”星夜蹙了蹙眉。
        “你外公能不知道她是女人嗎?反正山莊已經被我們包下來了,又沒有什么閑雜的人,怕什么!再說,就你奶奶那身材,還能有誰看?”風起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愿賭服輸!讓他們平時欺壓我太過分,這回,外公可是狠狠的出了口氣,今晚回家胃口肯定大開!對了,后天外公要跟戰大炮他們去旅游了,你們在家里就好好的呆著吧!憋L起一面走出電梯,直接往星夜的辦公室走了去,
        很快,星夜打開了門。
        風起很快就在那柔軟舒適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劉姐很快的把茶跟點心端了上來。
        “阿博,你也坐!來來,坐!”風起見到鐘文博還站著,便開口道。
        而鐘文博卻微笑道,“老爺還是跟小姐聊一下吧,我那邊還堆積著一大堆資料要我處理,我就先回去了,等下班了再過來陪您跟孫小姐一起吃午飯吧!
        不卑不亢的聲音傳來,聽在風起的耳中很是溫暖受用,風起很快的點了點頭,“辛苦你了,阿博!那你趕緊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這個子了,午飯記得過來一起!”
        “好的,老爺!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風起揮了揮手笑道。
        鐘文博下去之后,星夜才緩緩的坐到了風起的身邊,端起劉姐沏好的茶,遞給了風起,然后才輕聲問道,“外公打算跟爺爺奶奶他們去哪里旅游呢?”
        “他們說想去云南的西雙版納,還有什么九寨溝,然后轉戰哈爾濱看冰雕,聽說都很不錯!憋L起接過了茶。
        星夜了然的點了點頭,低聲道,“嗯,那邊我也去過,確實不錯,可以去看看,我回頭跟北城先幫你們把酒店預訂好,現在天氣才剛剛開始轉冷,風景還是不錯的,可能旅游的人還挺多的,所以還是先把酒店預定好比較妥當,那下午叫爺爺奶奶他們一起出來吧,我陪你們去把旅游用品都準備一下,這樣,你們就不用瞎忙了!
        對于旅行這一方面,星夜的經驗是再豐富不過了,她知道都要準備些什么東西。
        “哦,那也好,我現在就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出來!
        “嗯,不然這樣也行,我等下自己問一下他們就可以了,外公你吃完午飯以后就回家好好的休息,后天就可以有一個好的精神出門了!
        星夜個人并不因為風起的決定而感到任何的和不贊同,相反,她卻很高興,因為她自己本身就很喜歡旅行,當然知道其中的樂趣,風起能主動要求出去,自然是好的,對他的身體精神都好。
        “那也好,外公的碼子你也都知道了,就給你去準備吧!憋L起笑道。
        星夜點了點頭,“外公放心,這些您都不用操心,從Z市去云南,還是坐火車舒服,所以,你們就干脆坐火車吧,就不要坐飛機了!
        “成,坐火車好看風景,也好!回頭跟戰大炮他們商量一下!
        “嗯,我回去跟北城說說吧,但是,有一點,您不能拒絕!毙且鼓菑埖男∧樅鋈粐烂C了起來,語氣也很堅決,“您最少要帶上兩個保鏢,不然,我不放心,有他們在,還可以幫你們拿行李,外公,這個,您必須要答應我!
        風起皺了皺眉,望著星夜那沒得商量的小臉,瞇著老眼想了想,然后頓時也明朗了起來,欣然點了點頭,喝了口茶,低沉道,“好,好!外公都聽你的,高興了沒有?”
        星夜這才淺淺一笑,也端起了桌上的茶……
        忙活了一天,傍晚提著一大堆菜回到軍區的時候,戰北城還沒有回來,星夜剛剛放下東西,喝了杯茶,正想開始著手做飯,這時候,開門聲傳來了。
        “父親,快點進來吧!焙芸,戰北城那低沉的嗓音響起了。
        只聽見一個溫和的男聲回答道,“好,星兒還沒有回來嗎?”
        是遠藤凌川的聲音,星夜微微一怔,連忙放下手中的毛巾,提步走出了廚房。
        戰北城黑眸淡然往衣架上一掃,赫然發現那件緋紅色的風衣已經掛在了衣架上,才低聲回道,“她已經回來了,可能在廚房!
        而這時,星夜也從廚房里出來了。
        “父親,您來了?”說著,便緩緩的走了過去,扶著遠藤凌川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隨手給遠藤凌川倒了杯茶。
        見到女兒,遠藤凌川的心情頓時也開朗了不少,欣然笑了笑,“都沒有來你們這里走走,今天趁著有時間,就給你打了個電話,沒想到竟然是北城接的電話,所以就特地趕過去接我了!
        星夜這才徐然偏過頭望向站在門口脫著外套的男子,眸光一低,心底劃過了一道柔和,淺淺的吸了口氣,語氣很清涼,“嗯,以后若是想過來,隨時可以讓我過去接您,或者讓他過去也可以,父親今晚就在這邊休息吧,我先去做飯!
        “行了,你陪父親坐坐,飯我來整!
        星夜的話一落,戰北城便已經走了過來,一手接過星夜手上的茶,喝了一口下去,才將杯子塞回星夜的手里,她做的飯,他吃就行了,卻難保著遠藤凌川今晚不會餓著。
        “哦!毙且沟偷偷膽艘宦,微微握緊了杯子,不免有些理虧,其實,她還是知道做飯不好吃的,因為戰欣然有一次來軍區的時候,吃了她做的飯,當場很不給面子的直接吐了出來,于是,她就知道,每次她做飯,他應該每次都吃得很勉強吧,但是依舊是都沒有說什么。
        戰北城背著遠藤凌川,抬手摸了摸星夜的頭,然后才緩緩的往廚房走了去。
        星夜徐然轉過頭,抬手淺淺的喝了口茶,星眸里的流光泛泛,清亮如天邊最璀璨的星星。
        突然,邊上忽然傳來了遠藤凌川那寵溺而慈祥的聲音,“星兒不會做飯吧?”
        聞言,星夜忽然有些臉紅了起來,有些尷尬的開口,“父親,我會一點,只是技術不夠純熟!
        “呵呵,你母親的廚藝很好,你倒是沒有得到她的真傳!边h藤凌川說著,眼底竟然浮起了一道迷離,好像在追思著一段遙遠的回憶。
        聽了遠藤凌川的這句話,星夜卻悄然一笑,揶揄的語氣傳來,“那只是父親覺得母親的手藝好吧?母親若是把飯煮糊了,您也都還是夸她!
        在遠藤凌川的眼里,確實像星夜想的那樣,覺得風蓮娜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也許就是心里有著這么一個美好吧,所以才會對風蓮娜始終真心不變,然而,又有幾個人能像她的這位敬愛的父親一樣呢?
        而遠藤凌川并沒有聽見了星夜的話,父女倆便沉默了下來,望著遠藤凌川那個沉思的樣子,星夜也沒有去打擾他,緩緩的起身,悄悄的走進了廚房。
        廚房里,戰北城正在熟練地切菜炒菜,忙得團團轉。
        感覺到身后有一道清涼的眸光在望著自己,戰北城便下意識地回過頭望了一記,只見星夜正微微倚著門口,眨著一雙清眸望著他。
        “過來幫忙!睉鸨背窍胍矝]有想,便直接開口。
        星夜徐然走了過去,挽起了衣袖,開始認真的洗菜。
        “我以為你今天還下部隊,怎么有時間過去接父親?”星夜一邊利落的洗著菜,一邊輕聲開口詢問道。
        “回來得早,接到電話,就順便過去,你今天回來得很早!
        “嗯,下午逛了一下午的街,給外公和爺爺奶奶他們置辦旅游的用品,今早外公來公司了,說后天要跟爺爺奶奶他們去一趟西雙版納跟九寨溝,我正想讓你跟我看看,能不能先幫他們把酒店住宿的地方預定好,然后給他們弄好路線,免得他們到時候到處捧著地圖到處找地方!毙且沟换氐。
        戰北城也沒有感到什么很大的驚訝,畢竟,老人家也有老人家自己的安排,自己的時間,總得自己規劃安排好,搞搞點活動,出去旅游,散散心也沒有什么不好。
        “晚上再看看!
        “嗯,明晚回家一起吃頓飯,省得他們惦記著!毙且褂盅a充了一句。
        “好!
        然而,遠藤凌川也僅僅是因為想過來看看而已,有時候老人家的想法也是很奇怪,見不到女兒女婿的時候,就總是想過來看看,見過一面之后心也就安了,簡單地用過一頓晚飯過后,便就要回去了,任憑星夜跟戰北城怎么挽留,遠藤凌川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回去,估計是不想打擾到小兩口的二人世界吧。
        戰北城跟星夜兩個人也只好依著他的意思,讓老徐跟小孟一起送他回去。
        女兒,女婿,還有一個父親,就這樣并排走在昏黃的路燈光下,周圍都很安靜,夜風依然很冷,偶爾也還能聽見幾聲微弱的動物叫聲,到底是冬天的夜晚,天還是挺冷的,雖然沒有北方那樣哈氣成冰的寒意,但星夜還是禁不住微微顫抖著,畢竟,身上只穿著一件簡單的毛衣,出門忘了披件大衣了。
        但很快,就有那么個人將自己身上那件風衣扯了下來,一手扔進她的懷里,眼睛卻都沒有抬一下,依然是繼續走他的。
        暖暖的溫度透過冰涼的指尖傳了過來,星夜當然不會拒絕,很快的就把衣服給穿上了,然后加快了步伐跟了上去。
        “你們爺爺跟奶奶可能后天晚上就從日本趕過來了,父親差點忘了告訴你們!
        一直走著的遠藤凌川忽然停下腳步,望了星夜一眼,然后又轉過頭,望了望戰北城,“北城,星兒應該都跟你說了吧?”
        戰北城默默的點了點頭,“父親放心,我知道!
        “那就好,其實一直想找個機會讓你們見見你們的奶奶,但是因為父親自己的問題,這個事情一直一拖再拖,北城你的身份特殊,還是不要跟那邊有太多的接觸比較好,到底還是立場不同的人,你們就知道你們的爺爺奶奶,還有姑姑就好!
        遠藤凌川說著,清瘦蒼白的臉上染上了一絲沉痛,暗暗地回過頭,單手背在背上,又往前邁了去。
        望著這一幕,星夜心底忽然掠過了一道黯淡,一道蒼涼感油然而生,縱然不愿去想,但有時候,不是你不去想,它就可以不發生的,現在回想起來,許多事情都是不知不覺就發生,人的心境也隨著環境潛移默化,之前,她也是像遠藤凌川這樣,遇到問題的時候,總是找個地方躲起來,什么也不去管,不去想,但是,自從嫁給戰北城之后,她就發現自己變了很多,這一點,也許是被戰北城影響了,不再像之前那樣,總想躲在自己的角落里。
        很快,兩人就將遠藤凌川送到了軍區的門口,不舍的講了一句‘路上小心’之后,車子便披著星光離開了。
        星夜久久的站在那里,望著車子離去的方向,不想離開。
        “該回去了,還想站到什么時候?”
        肩頭一暖,低沉而感性的嗓音傳來,星夜心里不禁一酸,吸了口氣,低低的嗓音伴著一絲沙啞,“我一直很害怕看到父親的背影,每次一見到他這個樣子,總感覺眼眶發熱,總幻想,要是母親還在,那該有多好,即使不能在一起,但至少還有一點念想。對于母親,我一直不知道是該恨她,還是該愛她,如果她肯接受父親,那么一切的不也都不會發生!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它了,珍惜今天,期望明天就行,過去就讓它過去了,想太多也是庸人自擾,我發現你最近很中意胡思亂想!睉鸨背浅林曇,嘆了口氣,摟著星夜的肩頭,并肩而站。
        “嗯,嘶!”肩上一重,微微的疼痛感傳來,令星夜不禁悶哼了一聲。
        “怎么了?哪里弄疼了?”戰北城立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警惕的望著星夜那張略微有些蒼白的小臉,二話不說,一把扯過星夜,修長而靈活的指尖刷過那纖細精致的鎖骨,將衣服輕輕地拉了拉,一個觸目驚心的爪印正赫然印在那圓潤的肩頭上……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