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玄幻魔法-> 《盛世軍婚》->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何謂暴力(一)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何謂暴力(一) 作者:逐云之巔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9-12
  •     小燕文學 http://www.xiaoyanwenxue.com
        次日清晨,宮本惠很早就清醒過來了,睡了一夜,精神狀態好了很多,一大早就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著星夜他們起床,而遠藤凌川也有早睡早起的習慣,宮本惠起來的時候,他也起床了。9VK小說網網友手打
        對于宮本惠,遠藤凌川心里是愧疚的,曾經年少,為了一段談不上美滿,甚至是遺憾的感情拋下了一切,連一向疼愛自己的母親,這是一種極為不孝的行為,但宮本惠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她的要求太簡單了,只要他們好,做母親的,也就滿足了。
        “凌子將消息傳過去的時候,我高興了很久,若不是你父親阻攔著,我便早已啟程過來了,看到你們活得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睂m本惠一身高貴端莊的坐在沙發里,緩緩的接過遠藤凌川倒過來的茶,蒼老的眼睛里帶著一絲慈母般的慈祥,徐然望著一臉平和的遠藤凌川。
        “我對不起您,母親!笨v然有千言萬語,遠藤凌川也只能吐出這么一句了,孤寂的眼神望著眼前的老母親,遠藤凌川也只有這個時候,面對著宮本惠,才會平靜無比。
        而宮本惠卻笑著搖了搖頭,“川兒,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幸福的權力,你永遠不需要對你的母親說對不起,我從來不愿意去阻止你,不管是義無反顧的愛上風蓮娜,還是你同你父親決裂,你若認為是對的,母親都會支持你!
        “但是我從來沒有考慮過母親的感受!边h藤凌川有些無奈的開口。
        “你是為自己而活,不是為了我,其實我最放心不下的人,不是凌子,也不是你父親,而是你!睋鷳n的眼神緩緩地停在了遠藤凌川的身上,老人家嘆了口氣,“你若是能像你父親一樣,你就不會那么累了!
        聞言,遠藤凌川落寞的笑了笑,他怎么可能會想遠藤智一樣呢?明明愛著自己的母親,卻總是風流不斷,女人一個接著一個,母親,怕也是因為不堪忍受,寧愿將自己封閉起來了吧?
        后來,遠藤夫婦終究還是沒有做太久的停留,戰北城只記得那天早上大家用完早餐之后,星夜便被宮本惠叫了過去,祖孫兩也不知道講了些什么,出來的時候,宮本惠眼睛有些發紅,而星夜雖依然還是一身的淡雅嫻靜,但星眸里分明已經染上了一絲淡淡的沉郁,之后,夫婦兩人便起身告辭直接返回了日本。
        十分的匆忙,連遠藤凌子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星夜跟戰北城終究還是沒有喚遠藤智一聲‘爺爺’,遠藤凌川跟他之間的關系變得很微妙,臨走的時候,星夜留意到了他看向自己的父親遠藤凌川的眼神,有一絲的疼痛,一絲的復雜,但,更多的,是無奈,而他留給她的眼神,卻是懷著一絲落寞般的期待……
        原本平靜的生活并沒有因為遠藤夫婦乍然來去而被打亂,目送著飛機沖出跑道飛向灰茫茫的天際,轉過身后,戰北城依然還是直接回了軍區,遠藤凌子說有事要馬上離開,而星夜,便是要送遠藤凌川回風宅。
        “我們回去吧,父親!”星夜站在遠藤凌川的身后,望著他那一身的蒼涼與惆悵,心底的沉郁也跟著蔓延,向海上的波浪一樣,起起伏伏。
        “這地方有點冷,不要著涼了!币姷竭h藤凌川沒有反應,星夜又補充了一句,然而,隨即,她又有些自嘲的笑了起來,才想到,遠藤凌川哪里能聽得見她的聲音?
        素手一伸,輕輕地搖了搖遠藤凌川的手臂,“我們回家吧,父親!”
        遠藤凌川這才緩緩的從天邊將那兩道黯然的眼神收了回來,悄然望了星夜一眼,輕輕地點了點頭。
        車子平穩的在寬闊的馬路上風馳電掣般的前進,車內很安靜,星夜正靠著遠藤凌川睡得香甜,昨晚戰北城很晚才回到臥室,星夜一直都睡得不安穩,半夜里,還驚嚇的醒過來了好幾次。睡眠的質量不太好,戰北城今天原本想直接送她去醫院好好檢查一番的,但剛剛送走遠藤智他們,星夜就催著他回軍區,剛好小孟那邊也是來電猛催,無奈之下,此事只能另做打算。
        陰沉沉的天氣就跟人的心情一樣,沉郁得難受。
        初枝兩手緊緊捏著手里的資料,一臉沉重的望著躺在躺椅里休息的遠藤凌子,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要不要叫醒她,更有想過,不想將資料給她看的念頭。
        站在門邊躊躇了很久,本來是打算轉身離開,等她清醒過來再作打算的,但當她剛剛一轉身,身后邊傳來了遠藤凌子那清冷的嗓音,“結果都出來了,是嗎?”
        初枝一顫,僵著身子,緩緩的回過了身,臉上掛著濃郁的擔憂,秀眉深深的皺了起來,“小姐……”
        “拿過來吧!边h藤凌子緩緩地睜開了緊閉的雙眸,素手微微朝初枝伸了過來。
        初枝暗暗的吸了口氣,一臉沉重的將手上的資料遞了過去。
        遠藤凌子漫不經心的接了過來,眸光卻瞬間變得明亮銳利無比,將資料擱在腿上,開始慢慢的翻看了起來。
        才剛剛開始看了幾眼,遠藤凌子的臉色就開始變了,越往下看,臉色就越是變得鐵青,雙手竟然也開始在顫抖,最后看完,臉色變得蒼白無比。
        ‘呯!’素手往桌上子拍了去,一個茶杯就在手心中報廢了,殷紅的鮮血沿著指縫溢了出來,在這樣蒼涼的寒風中,顯得格外的觸目驚心。
        “小姐!您受傷了!”初枝擔心的望著遠藤凌子,想要上前去,卻被遠藤凌子那凌厲陰狠的目光被逼退了回來。
        遠藤凌子冷冷一笑,有些痛楚的閉上了眼睛,聲音變得有些沙啞,“這個女人的手段,我早該見識過了,狠得令人發指,那般驕傲的女子,怎么可能經受得住這樣的折辱?哥哥知道了,會不會能承受得?”
        “小姐……剛剛得到消息的時候,我也震驚了很久,如果是因為這一切,那么為什么風蓮娜會三更半夜出現在馬路上,這就有了解釋了!背踔Τ林氐拈_口道。
        “有沒有查到事情發生的時候,星兒在哪里?”遠藤凌子一直閉著眼睛,沉聲問道。
        “還沒有!
        “不用去查了,你現在馬上派人,去把劉思思給我帶過來!崩鋮柕穆曇衾镆呀浕謴土嗽鹊谋。
        “是!”
        初枝應了一聲,很快就消失在門外。
        風蓮娜,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想,換做是我,也會選擇這樣的方式結束一切。
        太殘忍了……
        你也會有機會嘗試這個耶穌的葬禮的,山口奈子。
        緊緊地捏著手里的那幾張宛如千斤般重的薄薄紙片,遠藤凌子深邃的瞳孔里折射出了一道凌厲陰狠的流光,刺鼻的血腥味襲來,她冷漠的低下頭望了一眼,卻又瞬間收緊了拳頭。
        劉思思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隱隱約約記得自己今天心情大好,見過了山口奈子,她安心了不少,夜里也睡得舒服了,早上起來本來跟溫沁雅約好了,一起過去找李小如逛街的,但才剛剛踏出門口還沒走幾步遠,就被兩輛并排橫在馬路中央的黑色跑車給攔住了去路。
        初枝直直的站在大路的中央,一臉冷漠的望著徐徐往自己走過來的,一身靛色名牌大衣的劉思思,干脆環著胸,嘴邊潛著一絲冷笑。
        “是你!該死的賤人,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一見到初枝,劉思思立刻變了臉,一臉的猙獰,是這個女人讓她的顏面盡數掃地的,她只恨不得將她挫骨揚灰了!
        初枝雖然聽不懂劉思思的話,但從她的臉色跟語氣中也可以聽出來她是在罵她,陰寒的眼神從劉思思身上一掃而過,朝身后站著的兩個黑衣人勾了個手指。
        只見一個黑衣人很快就大步上前。
        “劉思思小姐,麻煩你跟我們一趟!”冰冷毫無溫度的聲音傳來,讓劉思思大吃一驚,正想轉身逃走,卻被那名黑衣人一手攔住了,雙手緊扣著她的雙臂一扭,迅速的將她牽制住了。
        另一名黑衣人馬上跟了上去,二話不說,直接將劉思思拉進了車內。
        “你們想干什么!為什么要抓我媽!你們快點放開她!”后面跟上來的溫沁雅見到這幅場面,不禁嚇了一跳,連忙跑了上去,一把拉住了黑衣人的衣袖。
        “小雅,救命!”劉思思大慌,四處掙扎,端莊的容顏上掛滿了驚恐。
        “溫小姐,我們小姐不過是想請溫太太一起過去陪她喝喝茶,大家都是熟人,請不用記掛,晚上我們就會將溫太太送回來!
        落下這么一句,便沒有理會一臉呆滯的溫沁雅,架著劉思思掛上了車門,便揚長而去,來不及讓溫沁雅反應過來,劉思思的呼聲漸遠……
        陰風不斷,冰冷的地下室里,劉思思嚇得臉色發青,戰戰兢兢的望著走在前面的初枝,想要開口呼救,奈何嘴里卻已經被堵上了一團東西。
        “小姐,劉思思帶到了!背踔Ь吹耐硨χ麄,仰著頭,望著那一個小小的天窗,幾縷微弱的光線從上頭傾瀉了下來。
        遠藤凌子就那么冷漠的站在天窗之下,微弱的光線,靜靜的灑在她的身上,給她鍍上了一層神秘的光華。
        “將她嘴里的東西拿出來!必撝,漠然開口道。
        ‘噗!唄!’劉思思吐了一口口水,陰狠的瞪著遠藤凌子那纖細的背影,咬牙切齒的開口,“你想干什么!竟然敢把我擄到這里!識相的趕緊放開我,不然我要你們好看!”
        真是一個無知的蠢蛋,此刻她早已經成了遠藤凌子案板上的魚肉,隨時都有被油炸的可能,竟然還敢這般的出言不遜。
        “太吵!边h藤凌子微微蹙了蹙眉,冷漠的落下一句。
        ‘啪啪啪啪啪啪!’一連串的響亮的耳光聲伴隨著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殺豬聲乍然響起,刺破了整個狹窄的空間,令初枝不得不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好痛!賤人!你竟然敢打我!”劉思思瞪大了眼,兩眼差點沒噴火,想要伸手捂著已經腫得跟豬頭似的臉蛋,然而她越是掙扎,手上的繩子確實是收的緊緊的。
        “遠藤凌子!你這個無恥賤人!你趕緊放開我!我劉思思跟你無冤無仇,你憑什么這么對我!”陰驁的臉上猙獰一片,犀利陰狠的眸光像一道冰冷的利刃,似乎要將遠藤凌子刺破了一般。
        遠藤凌子終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吸了口氣,唇邊掛著一絲冷笑,像一朵盛開在冰天雪地里的最冷冽的冰花。
        “跟我無冤無仇?”毫無溫度的聲音傳了過來。
        ‘!救命!’背后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劉思思臉上狠狠的抽了一下,一顆顆冷汗開始往下掉,狼狽之極的跌倒在了地上。
        而還沒等她緩和過來,只見一道紫色的身影從眼前一晃而過,冰針般的刺痛感從下巴傳來,令她疼得開始流著眼淚,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聲來。
        “你的罪行足以讓你死個千萬次!三天的時間過去了,你想好怎么交代了嗎?”冰刃般寒冷的氣息襲來,空氣瞬間降至一個冰點。
        ‘啊!唔!’劉思思痛苦的驚呼著,使勁的掙扎著,手腕上已經開始出現了深深的青紫的痕跡。
        “給我說!你跟山口奈子到底將風蓮娜怎么樣了?當年的事情到底都有誰!你不要以為我都查不到,我現在是給你機會讓你自己交代,你最好將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坦白了,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你還可以豎著走出去!”
        “我呸!又是風蓮娜,風蓮娜這個賤人!她活該!她明知道我愛著溫偉達,這個賤人就是喜歡跟我搶!她憑什么跟我搶!憑什么!我劉思思哪點不如她?為什么你們每一個都把她當成寶一樣?你給我說!我家庭條件比她好,成績也比她優異,長得也不比她差!哪里比不上她?哪里比不上她!”
        尖銳的呼叫聲活像一個被強jian的女鬼,劉思思明顯瀕臨在失控的邊緣,扭曲的臉上哪里還有什么秀麗端莊,仇恨的雙眼布滿了猙獰的火焰,雷區一觸及燃!
        ------題外話------
        剛剛回到柳州,更新有點少,感謝親們的支持。
        推薦某云的完結文《契約閃婚》,有親跟某云說,想繼續看東方傲軒跟菁菁,還有他們家的寶寶的番外,某云在這里還是繼續要做一個調查,若是有三十位親贊成的話,某云就會繼續開他們的番外,希望親們都積極的發表你們的看法哈~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