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愿無來生》-> 第241章 新年快樂!
第241章 新年快樂! 作者:何謂清歡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1-26
  •     “真的沒有什么好說的,其實我不是我如今的父母親生的,雖然父親從小到大不待見我,但是母親對我挺好,但是到她死的那天她才跟我說了實話,只是經過了幾十年,時過境遷,誰是我的親生父母已經無法知道了,所以你說著是不是人生的遺憾,畢竟在我出生的那個年代,姑娘家被拋棄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們能留下我這條小命已經算是仁慈了,后來算是嫁了個男人,但是有還不如沒有,然后就是貼補了一輩子的娘家,到末了還是被侄子侄媳嫌棄,我的事情就這么多了!惫鹨贪静贿^她,用笑笑的口氣將自己全部的心酸說了出來。

        “原來桂姨這一輩子這么慘啊,那么以后我會想孝敬母親一樣孝敬您的!睂㈩^靠在她的腹部,緊緊的抱住她的腰,此刻的桂姨是可憐的,她相信媽媽的話,今天終于套了桂姨,她覺得很不好,但是桂姨分明沒有說謊。

        “傻孩子,我知道你孝順!币呀浻行└煽莅l黑的手摸著她的頭,笑意更甚了!叭绻梢,我也希望能一直陪著你!

        “為什么不可以,我還想一輩子吃你做的菜呢!碧痤^,一副嬌嗔的表情。

        “你啊,都多大的人了,還想只小饞貓似的,但是奇怪遲吃的不少,就是不著肉!惫鹨桃琅f一臉寵溺。

        “這話和不要對外說哦,會招人恨的!

        “我知道,如今的姑娘都是做夢想著狂吃不胖,不過這個跟體質有關系,你媽的胃口也很好,一樣是瘦瘦的。呀,都這個點了,我要去幫趙姐做飯了,你也不要坐太久了,李老師的腰不太好!惫鹨逃治箖煽谖鞴现o外婆,擦好嘴,把托盤往孟瑤手里一放,急匆匆的往屋子里走去。

        “外婆,為什么上次我媽過來要讓我注意些桂姨,今天她說她不知道她的身世,那他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富家千金,如今得知身世,展開一系列的復仇計劃啊!泵犀庍呎f著喂了口西瓜給外婆,笑笑的說著!昂呛,我開玩笑的,如果真是這樣,她還每天在這里照顧你,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召開行動了!

        “陳可,你倒是挺會躲的,你覺得像只烏龜一樣縮在這里,我就拿你全無辦法了嗎?”無為的會客廳,陳可

        “我沒有躲,而且現在是在京都,實在沒有辦法給他們湊到一起,江少對孟瑤已經三令五申不能太頻繁的接觸,這我有什么辦法,而且就是看不慣我這拖油瓶,他才把我送到這么遠的地方來的!标惪尚πΦ臑樽约籂庌q著。

        “機會我會為你創造,這過兩天就是陳子騫好兄弟的生日,如今蘇牧和顧盼兒已經是一對了,只要你周末給陳子騫打個問候電話,肯定會被邀請,而且江逸臣那天會因為臨時事情要離開,你只要帶著孟瑤去就可以了,這點不難做到吧,其余的事情有人做,只要你把人帶去就可以了。不要想著給我;,這些天會有人看著你的,如果你再壞事情,那么即便你媽比你還會躲,只怕到時候臨時出家要變真的了!标戹╂靡残πΦ恼f著,盡管從門口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臉。

        ““我能選不嗎?”

        “你說呢,我走了,好好設計,希望你真的能在這公司有一番大作為!标戹╂谜酒鹕韥,意味深長的說了這么一句讓陳可覺得莫名其妙的話。不等陳可收好東西,自顧自的推門出去了。

        “陳小姐,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标惪捎行╊j廢的坐在座位上,陸雯婷已經有蠻久沒有找過她了,她以為真的能龜縮在這里,沒想到點名要設計就能見到她了。如今陸雯婷剛走,她的狂熱追求者又出現了,這樣一個點火,一個滅火有意思么,木然的看著李察,咩有說話。

        “我依然不知道ting要做什么,但是我向你保證你母親的安全!崩畈煊行┚执俨话,因為陳可的神情比上一次淡漠了許多。

        “是么,她剛剛威脅我說如果我再不聽她的,她會真的讓我媽出家。這個麻煩你給我解釋一下,我媽怎么到的尼姑庵!

        “是她自己去的,ting沒有逼迫她,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我跟著ting去溪市的時候發現她不在家,后來才找到的!崩畈旌苷J真的說。

        “那好,即便我媽是自己去的,陸雯婷為什這么篤定她能逼著我媽出家?”如果她媽要出家,怎么這么多年都沒有行動,這突然之間就有了這樣的動作。

        “這個我不能說,”

        “那我們沒什么好談的!标惪勺钣憛掃@樣只告訴你結果和結論,然后再一句無可奉告的語氣和做派。

        “是關于你親生父親的事情,如果被曝光了,對他有不太好的影響,你母親的名譽也會受損!崩畈煜肓讼,他能最大限度的透露大概就這么多,如果陳可還是執意讓他離開,他也無話可說。

        “原來我真的是個見不得人的私生女,他們是怎么樣是禁忌之戀啊,我真的很好奇,這么多的人都知道了,只有我蒙在鼓里!眱尚星鍦I順著她的眼眶流了下來。

        “你別哭啊,這件事情可能跟你想象的不太一樣!崩畈爝真的沒有怎么見過女孩子哭,起碼陸雯婷就從來沒有哭過,所以有些手足無措。想要給她一些安慰,但是突然發現自己很蒼白無力。

        “你走吧,告訴陸雯婷,我知道了,我會照做的!迸吭谧郎,這樣應該外面的人會覺得她只是太累了,不會看到她此刻的慌亂和彷徨。

        “你不可以答應她的,她如今做的都是錯的!崩畈焱蝗挥X得自己反而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是陳可沒有再搭理他,很久很久,“我先走了,記得如果你答應了她,有些事情該發生的依然會發生!

        有些事情該發生的依然會發生,說的是自己身世嗎?還是媽媽注定會選擇出家這條道路,當年媽媽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到今天還要維護那個男人,因為在溪市媽媽因為爸爸和外婆家的關系,名譽也沒有那么光彩了。過來一會聽見玻璃門打開的聲音,還有有些遲疑的腳步聲,李察終于還是走了,想打如今還是在公司,抹了抹眼淚,收拾了東西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位,陸雯婷的設計倒是不難,想必她自己也不在乎是個什么結果,而她還在試用期,是不用被淘汰的,這個剛好可以拿來練手。

        “剛剛那兩人是你朋友啊,如今還子啊半年期限里居然就開始找你做設計了!”一邊一個小女生同樣式助理設計師,不過她可是專業設計畢業的,但是此刻雖然帶著笑容,但是并沒有太友善,畢竟請無為設計的費用很高,甚至可能比他們的工資還要高,所以這個時候就開始讓親戚朋友點名讓他們設計是不劃算的,而且還容易讓其他人嫉恨。

        “怎么會是朋友,明明是巴不得我死的對頭,沒看到都把我氣哭了!标惪芍钢约旱难劬,確實有哭過的痕跡。

        “那你可以拒絕的!

        “為什要拒絕,反正她出錢,我剛好練手,即便是廢品,也不影響我的去留問題!标惪赡闷鹆四莻土陶,是一對陶俑,看形狀是一男一女的樣子。

        “說的也是,羨慕你有這樣出手大方的死對頭!

        “呵呵,這樣的話你也好意思說,這么強勁的死對頭,你還、羨慕!币贿呉粋三十多歲的正牌設計師哼哼的笑了幾下,真不懂這姑娘是嘲諷還是太蠢。

        “不好意思,我不是這一個意思,我只是想說羨慕你這個時候就能設計作品了!蹦桥樕珴q得通紅。

        “沒事,對手強大這樣才能起到激勵作用!标惪傻故菬o所謂。

        “該不會是你喜歡上剛才那個外國帥哥了吧?他看上去不是很喜歡你的樣子,不然怎么他一來你就哭了?”這女孩果然是比較清閑。

        “觀察這么仔細,下次我問問他到底喜不喜歡我好了!标惪蓚冗^身去,將物體掃描進了電腦,這樣先在電腦上模擬出圖案,就不會在實物上涂改了。

        “……”被陳可這句話懟得愣了好幾秒,然后默默的畫著自己的設計圖,那是自己畫的一件旗袍,看款式還是蠻新穎的,可以說中西合璧,如今正在構圖,想要讓這兩個不同的風格能完美融合。

        “瑤瑤,你覺得這個設計風格那你喜歡么?”京都的某家工藝品店鋪,陳可舉著一個造型別致的小東西,問著身邊微笑著的孟瑤。

        “好看,你都看了很久了,這店員都盯你好幾回了!弊詮年惪蛇M了無為之后,每次帶她逛街就不再是小吃店女裝店什么的了,看到設計別具一格的店鋪那就是走不動路的那種了,就想今天逛的這家,明明知道自己不會買,但是已經逛了有快半個小時了,那些能拿著觀看的絕對不會放過,而那些擺的高的看上去精美的,她恨不能鉆進去看,雖然很丟臉,但是孟瑤還是一直微笑著陪她!澳阆矚g哪幾個,要不我們買回去認真研究?”

        “不用了,只是參考一下而已,這都是擺出來售賣的,沒有說不可以看吧!”一個店員從她身后慢慢走過,眼神帶著些審視,但是陳可對這個已經免疫了,不要說現在,這四五年里,她只看不買的時候多了去了。孟瑤就在一邊笑著,也沒有覺得有什么,她們正大光明的看,你們說貴重物品不要觸碰我們不碰就是了,只是這些店員看陳可的反應聽好笑的,畢竟大多不買的草草看過就是了,沒見過這樣的,但凡新品或者設計不太老舊的,她都要仔細研究,像是在他們這不大的店鋪里的托,更像是來砸場子的!昂昧,我們走吧!”環視一周,覺得沒有什么覺得新奇奪目的了。

        “誒,瑤瑤,你看那人像不像子騫?”突然熙攘的人潮中,一個穿著白襯衣瘦高的男子在人群后若隱若現的,孟瑤隨著她指的方向望過去,卻沒有看到。

        “沒有啊,你是不最近做設計腦瓜子呆住了,不要等我請你做設計的時候你給我全畫成子騫的頭像就好!泵犀幙粗,這是什么眼神,剛剛是有一個穿白襯衣的男子,跟陳子騫也差不多高瘦,但是他走路的樣子擺動得太厲害了,沒有半分陳子騫的沉穩。

        “我不管,我就是想他了,怎樣,你每天都有人關心有人疼愛的,自然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标惪捎行┧o賴的說著,好像還特委屈。

        “所以你想怎樣?”倒是不慍不惱。

        “我給子騫打個電話,你不知道上次他換工作了,還請我一起去慶祝,最后還送我回宿舍,我覺得他也不是那么拒我千里之外!标惪蓭е鴰追中〉靡。

        “又沒人不讓你打,你當著我的面是不是想炫耀提醒一下?”

        “天地良心,我覺對就是這個意思,哈哈!”被孟瑤輕拍了一下,“這不是正好周末,我在哪里像是坐牢一般,如今出來放風剛好想起他,打個電話而已,不過分吧!”

        “想打你就打唄,正好逸臣哥哥不在你在,我們可以一起吃個飯,應該沒什么關系吧!”有陳可的陪同,應該沒有違背私下見面的說法吧,陳可可是一個活生生的成年人,而且是對陳子騫狂熱的追求者,都六七年了,還沒能忘記。。

        “喂,子騫,是我,我陳可,你今天忙嗎?”陳可忙不停的先自我介紹著,另一頭的陳子騫覺得有些無語,這電話上明明有備注姓名,而且他們也不止一次的通過電話了,居然還是這樣語無倫次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码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玩法 山西11选5五码遗漏 十分快三技巧单双 排列五开奖号码 今晚双色球开奖结果 贵州福彩快3游戏规则 甘肃体彩11选5手机版 江苏十一选五预测 广东26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