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宮廷爭斗-> 《神偷世子妃》-> 第六百零三章 追責
第六百零三章 追責 作者:銀十兩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1-26
  •     上官錦說完了這話,頓了頓,又道:“但倘若他不想動,那即便我們之前所有的舉動都前功盡棄,我們也不會贊同你的做法!

        葉林陽明白,這是上官錦的底線了。于是他大方點頭道:“行,那就聽你的話,讓張炳光自己來選,無論他選什么,我們都尊重!

        葉林陽說完了這話,示意自己帶來的人往外面放飛鴿,他不知道這個飛鴿該放給誰,便用眼神反問葉林陽,上官錦

        上官錦心中清楚,既然是葉林陽親手培養的后輩,那葉林陽這段時間去見過什么人,他應當十分清楚,所以說這話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尷尬。他倒是有些驚訝,可目光在他們之間轉悠了一圈,也便明白了,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自從他走了之后,屋子就陷入了一片沉寂,所有人都不開口說話,空氣就像是凝固了一樣,連個開口的人都沒有。

        等了約莫半柱香的時間,楊康才終于帶著張炳光來了,他們也沒有為難張炳光,只是在劫走了張炳光之后好吃好喝的招待著,然后徐徐圖之,將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訴了他,張炳光確實有些心動了,但他沒有及時答應下來,只是言明需要好生想想,再做后話。

        張炳光本以為今晚會有一個安穩覺,但真當他躺在床上準備閉上眼睛的時候,楊康又帶著人將他叫醒了,只說事情敗露了,讓他去見一下世子爺。

        張炳光心中十分詫異,他一直以為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上官錦的影子,卻沒有想到,這件事是楊康背著上官錦做的!他不由得有些好奇,既然不是上官錦又會是誰呢?他可不相信,依照上官錦一個武將的智商,能夠計劃處如此完美的一件事。

        可當他再次進入房間,看見了葉林陽之

        后,他就徹底不好奇了,原來葉林陽才是背后的人啊。

        張炳光對葉林陽一直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但不是從葉林陽現在向他倒戈開始的,而是要更早一點。

        張炳光其實很早就知道葉林陽是邢武陽的人,但他始終能從他身上找到一種濃濃的維和感。就好像他總覺得葉林陽只是表面上幫著邢武陽罷了,但心里對他沒有一點的信任,甚至充滿了不爽。而事實上也是這樣,當葉林陽向他示好的時候,他略微一問,才知道了他們之間的糾葛。

        那個時候張炳光還在感慨,若是自己早一點認識葉林陽的話,是不是他就不會走向這么一條更加艱難的路了?

        楊康看見了葉林陽之后,也就猜到了自己跟葉林陽之間的計劃敗露了,所以他并沒有自稱末將,而是罪臣。他道:“罪臣楊康,見過世子爺,見過世子妃!

        楊成厚有些難受,自己的叔父對自己一點都不信任,若不然又怎么會一直瞞著自己,什么也不肯說呢?

        上官錦十分淡定的讓楊康起來了,然后道:“楊大人也是為了陛下的事情著想,你我既然有一條心,那邊沒有什么罪不罪的說法了。大人還請不要這么說!

        楊康低著頭道:“身為臣子,罪臣與他人勾結,已是犯下大忌。雖然世子爺不計較,可罪臣心中過不去,還請世子爺責罰!

        蘇黎若聽了這話,嗤笑一聲,倘若真的覺得心中過不去,那便應當從一開始就不答應下這件事,既然答應下來了,便沒有過意不去這種說法,楊康這話,倒是跟當彪子還想立牌坊沒有什么區別。

        可這到底是上官錦跟楊康之間的事情,而且中間夾著一個楊成厚,蘇黎若就算不想給葉林陽跟楊康面對,但楊成厚這些年跟在他們身邊一直勤勤懇懇,她總是要給幾分薄面的,就什么也沒有說了。

        上官錦倒是從蘇黎若的嗤笑聲中聽出了

        幾分不滿來,無奈一笑,隨手拍了拍蘇黎若的手臂,示意他不要鬧得的太大,蘇黎若明白上官錦的意思,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她本就不打算追究了,自然也沒有繼續鬧下去的意思。

        上官錦見蘇黎若放棄了追究,這才將目光放回了楊康身上,十分淡然的道:“楊大人此言差矣,你來此處,除開要聽從我的安排調遣,也應當將陛下的任務放在首位。若是我的安排與陛下的命令相背離,更應當以陛下的命令為主!

        他頓了下,又道:“我方才已經聽葉林陽說明了,此事既然是葉林陽率先挑起的,我自會問葉林陽的責任,與楊大人無關,楊大人無須自責了!

        葉林陽聽了這話瞪圓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開什么玩笑,這事兒雖然是他先跳起來的,但說到底他也是為了他們好好嗎!干嘛一定要往他身上牽扯呢!

        葉林陽本想為自己辯護些什么,但接受到了蘇黎若遞過來的目光,便是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暫時咽回去了,他委委屈屈的,就好像上官錦做了什么對不起他的事情一樣。

        楊康也沒想到上官錦會說出這樣的話,但自己能夠逃過一劫實在是一件好事,便遞給葉林陽一個自求多福的目光之后,便眼觀鼻鼻觀口,什么也不說了。

        倒是張炳光,一直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的事態發展,他一直以為事情道了這一步,雖不至于劍拔弩張,倒也不會如此的和諧,如今來看,是他想多了?即便是這樣的事情,也無法讓他們之間產生一種緊張的感覺啊。

        張炳光想到這兒,嘆了口氣,轉而看向了靜娘,見靜娘一副委頓的模樣,立刻心疼起來,若非為了自己,靜娘只怕根本就不會這么勞累吧?自己還真不是一個好父親啊……

        靜娘感受到了張炳光的目光,立刻安撫性的沖他笑了笑,她不累,真的,一點都不累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