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一品容華》->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宿疾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宿疾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1-26
  •     宣和帝有宿疾之事,文武百官們都知道。

        不過,到底是什么宿疾,發病時是什么模樣,病癥有多重,隔多久宿疾發作一回,是否有損天子壽元……等等諸如此類,無人知曉。

        就連裴皇后和鄭皇貴妃,也不清楚宣和帝的宿疾是什么。

        杜提點守口如瓶,口風極緊。

        探詢天子龍體如何,是宮中大忌。后宮嬪妃不敢探聽。宣和帝多疑又嗜殺,文武百官們私下揣度是有的,絕沒有人敢打聽。

        宣和帝忽發宿疾,鄭皇貴妃被“請”了出去,所有宮女皆退了出去。寢宮里只留下貼身伺候的幾個內侍。御前侍衛們也不得入內,各自守在寢室外數米之外。

        隔著厚厚的門,隔得老遠,依然能隱約聽到寢室里傳來的悶聲痛呼。

        賀祈略略皺眉。

        前世宣和帝在三年后病逝,死于宿疾。

        宣和帝到底是何宿疾?

        裴璋耳力同樣敏銳,聽到隱約的通呼聲,下意識地又走遠了一些。

        進宮當值前,永安侯曾提點過他:“在皇上身邊當值,要慎之又慎;噬仙远嘁,喜怒無常。眼睛可以

        這段時日,裴璋頗為謹慎。

        他原以為賀祈沖動易怒,定會犯錯,說不定很快就會丟了差事。沒曾想,賀祈當值竟也十分謹慎。

        杜提點被急召前來,行步匆匆,一張老臉異常凝重。

        趙公公開門后,杜提點拎著藥箱迅速進了寢室。

        寢室門開的剎那,宣和帝的悶聲痛呼愈發明顯清晰,飄進了御前侍衛們的耳中。

        裴璋不動聲色地又走遠了幾步。一抬頭,就見賀祈也同樣走得遠了一些,一副“我什么都沒聽見”的模樣。

        兩人四目相對,各自面無表情,心中冷哼一聲。

        ……

        宣和帝宿疾一發,腰腹部便驟然刀割般劇烈陣發性疼痛。劇烈的痛苦,血肉之軀根本難以承受。

        高高在上的天子,此時面容慘白滿額冷汗,不停悶聲呼痛。疼到了極處,宣和帝面容猙獰,在床榻上翻滾痛呼,恨不得以頭撞墻。

        這一刻,宣和帝和天底下所有被病痛折磨的病患并無不同。

        床榻邊有一堆嘔吐物,散發出濃烈的酸臭氣。

        杜提點無暇多問,快步上前,低聲道:“微臣先為皇上止痛,請皇上恕微臣無禮了!

        宣和帝被宿疾折磨得死去活來,哪里還顧得上什么有禮無禮,額上冷汗如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杜提點擅長針灸,先為宣和帝施針止痛。

        明亮細長的金針,很快刺入龍體。

        劇烈的疼痛,終于稍稍緩和。

        仍然疼痛無比,不過,總算不至于無法忍受了。

        宣和帝的呼痛聲漸弱。

        內侍們暗暗松口氣,各自忙碌起來。將床榻邊清理干凈,為宣和帝擦拭冷汗。至于沐浴更衣,至少也要等上一兩個時辰。

        宣和帝病發時的模樣,只有幾個近身內侍和杜提點親眼見過。幾年前有一個內侍口風不緊,偶爾透露了一兩句。不出兩日,這個內侍就不見了蹤影。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至此之后,近身伺候的內侍們愈發提了幾分小心,哪怕是平日私下說話,也絕口不提天子病癥。

        杜提點凝神施針后,從藥箱里取出藥包。趙公公接過藥包去熬藥。

        這是杜提點親自配制的藥,有止痛寧神之效。

        只是,針灸也好,止痛也罷,都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宣和帝從十年前開始病癥發作。原來一年只發個兩三回,這幾年,發病的次數越來越多。上一次宿疾發作,是半個月前。

        這個月里,已經是第二回了。

        趙公公熬好了藥,端了過來。杜提點親自伺候宣和帝喝湯藥。

        宣和帝身上的金針尚未取下,直挺挺地躺在床榻上。身上的冷汗浸透了龍袍,身下的被褥也有了汗水的印記。

        可以想見,這一個多時辰里,宣和帝受了多少折磨。

        湯藥十分苦澀。

        宣和帝再厭惡,也不得不張口喝下。待一碗溫熱的湯藥全部喝進腹中,就聽杜提點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請皇上閉目睡下。等醒來之后,就不疼了!

        聲音有些飄忽,似隔了千山萬水。

        宣和帝含糊地應了一聲,閉上龍目,不知何時,才昏昏睡去。

        ……

        這一折騰,就是兩個多時辰。

        杜提點到底年邁,精力體力遠不及以前?尚偷坌挪贿^任何太醫,一發宿疾,只令他一個人伺疾。

        杜提點熬不住,也得慢慢熬。

        杜提點坐在床榻邊,守著宣和帝。內侍們也不得清閑,一同守在旁邊。門外的御前侍衛們,也同樣一夜不成眠。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困意上涌。

        杜提點坐著睡了片刻。直至聽到宣和帝的囈語聲,才被驚醒。

        宣和帝在呼痛。若不是止痛藥里有寧神之效,宣和帝怕是要整整疼上一夜,根本無法入眠。饒是喝了湯藥意識昏沉,身體里的疼痛依然還在。

        杜提點眉頭緊皺,無聲輕嘆。

        大楚歷朝天子,都壽元不長。能活過四十歲,已算高壽。宣和帝今年三十有六,宿疾也有十年了。照此情形下去,宿疾發作越發頻繁,針灸和止痛的湯藥的效用也在漸漸減退。

        杜提點一生浸淫醫術,針灸之術出神入化?稍倬畹尼樉尼t術,也治不了宣和帝的宿疾。

        宣和帝的病癥,在龍體內。

        程錦容所寫的病例,和宣和帝宿疾發作時幾乎一般無二。程錦容用的外科救治之術,也委實駭人聽聞。

        開膛破腹,以利刃剖開腎臟……

        普通百姓也就罷了。天子龍體,豈能容半點損傷?

        不過,不管如何,只要程錦容真地能治這等病癥,總是好事;蛟S,可以慢慢研究如何以更溫和穩妥的法子。

        此事他心中有數便可,絕不能透露半點口風。

        對著宣和帝,也不宜早早提及此事。

        他能伺候兩任天子,在太醫院二十年屹立未倒,憑借的正是穩妥和謹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表 3.15股票推荐 上证指数分析讨论区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赌博压大小单双技巧 排列五带连线图专业版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 够力七星彩奖表 华东15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