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重生之嫡出鳳女》-> 正文 番外 血染重生 【完】
正文 番外 血染重生 【完】 作者:玉錦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1-25
  •     永弘二年,云裳一襲杏色梅枝落霞云錦襖裙靠與美人榻之上,眉梢見褪去了少女的青澀,卻而代之是那溫柔若水的淡雅和初為人母的沉靜,纖細的身材似乎并未受到影響,梅子色繡鳳腰帶輕輕系于腰間,滿頭秀發挽成百合髻,一對梅花琺瑯纏絲花鈿與衣衫相映成趣。

        修長的柔荑輕輕拍著正在熟睡的上官琰、上官珝,嘴角掛著安心的笑容。

        兩個娃娃如畫中的瓷娃娃一般,長的粉雕玉琢,煞是討人喜歡。許是龍鳳胎的緣故,兩人總是靠著彼此,不愿分開。

        上官瑾琪一席九爪龍袍微笑著從外入內,剛好看見這溫馨的一幕,嘴角也不覺緩緩上揚。緩步行至云裳身側,相視一笑,將云裳拉入懷中低聲道:“裳兒辛苦了!

        云裳心中一甜,卻推道:“不比皇上與攝政王辛苦,聽聞前朝均傳著皇后乃天降鳳仙,若進了凡人叨擾將有損國運。臣妾倒是不知,二皇兄千里迢迢取的鳳石竟如此神奇!

        瑾琪嘴角一揚道:“想給朕選妃的人越來越多,既然如此麻煩不若一勞永逸,勞煩皇后了!

        云裳無奈的笑道:“你還要如何?”

        瑾琪眼中劃過一絲狡猾,靠在云裳的耳邊低聲道:“為了朕的江山社稷,子嗣繁榮,勞煩皇后陪朕多加努力,莫要讓母妃擔憂!

        云裳聞言頓時臉頰滾燙,雖已育有一子一女,可到底成婚不過一年有余,云裳的臉皮到底是有些薄了,略微推了推瑾琪,往后退了退道:“皇上豐功偉績,定能保江山穩固!

        “朕道不知,皇后如此看重朕!辫鲏男χ鴨柕,將云裳重新錮于懷中,輕輕咬了咬云裳的耳垂低聲道:“裳兒可愿讓我更深入的了解了解裳兒的心聲!

        云裳只覺心慌的厲害,連同呼吸也被瑾琪帶的深深淺淺,那聲音似乎帶著一絲誘人的魅惑,讓她不愿拒絕,想想自懷胎六月起,便拘著瑾琪,每每看著瑾琪壓抑的模樣心中也確實……

        瑾琪敏銳的感覺到懷中人兒的變化,嘴角一揚,將云裳打橫抱起,往內室而去。厚重的房門將內室的綺麗景象隔于其外。

        瑾琪不再壓抑,重重附上渴望已久的唇,這幾月的禁欲讓他難受極了,右手一揚將云裳的腰帶緩緩松開,透過層層衣衫觸及那如凝脂般的肌膚,頓時只覺身子熱得厲害,“裳兒”

        “嗯~”云裳雙目微睜,似有些迷離之色,輕輕懷抱過瑾琪堅實的臂膀,瑾琪心中一窒,頓時將密密麻麻的吻痕覆在這朝思暮想的人兒身上,只想更加用力的擁有。

        不知多久,云裳終于支撐不住瑾琪的次次索取,沉沉的進入夢里。

        “轟!”

        “娘娘~娘娘~她死了!”

        “你們怎么辦的事!”

        這是~哪里?云裳一陣恍惚,楚夢熙、楚夢瑤、李承胤,這個小院,這是前世?云裳只覺手腳冰冷,緩緩轉身一陣心悸,那是自己,不,是自己的尸體。簡陋的衣衫被污水、雨水浸濕,如瀑的發髻散落漂浮,似被拋棄的布偶。

        云裳驚覺后退,這才發現自己分明是透明的。

        “咚!”

        “什么人!”李承胤聽聞重重一聲頓時一驚,轉頭看去,只見一行黑衣戎裝男子沖入院中,還未待他們反映過來,當首的男子飛身至木桶邊,將水中的已經死去的夏云裳摟入懷中。

        “云裳!云裳!夏云裳!”男子不住的喚著,不敢相信的探著夏云裳的鼻息,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一行清淚滴于夏云裳的臉頰。

        “你是何人!”楚夢瑤冷聲問道,“竟然大闖寧國侯府!”

        男子將夏云裳輕輕抱起,冷聲道:“本宮是取你們性命之人!寧國侯府所有活物均給云裳皇妹陪葬!”

        “是!”

        “三~三殿下~”楚夢熙在看清來人之后不覺心中一顫,身為貴人私自出宮,現在更是害死夏云裳。等等,夏云裳已經被皇族拋棄了不是嗎。

        “三殿下,夏云裳乃是侯府賤妾,你一介皇子竟然為了一名賤妾想殺寧國侯府眾人!”楚夢熙怒聲道。

        “三殿下,臣勸殿下三思,再者殿下擅闖寧國侯府已是重罪,若是想危害本世子,是否太過自大,不怕皇上問罪嗎?”有了楚夢熙的話,李承胤更是囂張了起來。雖然三殿下是皇子,可三殿下在外征戰,定然是不受皇寵,夏云裳,不過是一個廢子而已,難把他們怎么樣!

        可惜他們不知,瑾琪掌握天痕,之所以征戰不過是因想躲過自己的心,可誰成想不過一月,不過一月的時間,自己將夏云裳身邊的暗衛撤離,為什么會這樣。自己后悔了,自己明明后悔了,千里迢迢想趕回來看她,可是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我的云裳為何……

        瑾琪原本冷酷的心,更加堅硬,冷冷看向有恃無恐般的三人,面無表情道:“夷平寧國侯府,李承胤與他旁邊的賤妾凌遲!”

        “你!你敢!”楚夢瑤大聲嚷嚷道,卻見瑾琪連一個眼神都難得給予。

        待瑾琪剛剛踏出小院破舊的木門,院中便一陣刀光四起,院中,甚至整個寧國侯府侵浸在血染之中。

        寧國侯府一天之內成了死宅;噬洗笈,革除瑾琪天痕職務,貶至皇陵守靈;柿暧撵o卻凄涼,瑾琪卻似乎并不在意。選了一處山清水秀之地親自將夏云裳的尸體葬于此處,日日陪伴,風雨無阻。在這里,沒有親貴皇子,只有一個失了愛人的心碎之人。

        建元四十六年,皇上病重,二皇子意圖謀逆,關押刑部,大皇子上官瑾翔攝政處理國事,朝中大臣多數擁護,天朝似將變天。而瑾琪依舊不問世事,無論何人來勸,均留守皇陵而不出。

        “鳳星滅,帝星微,紫微星弱,紅鸞星隕,三殿下真心不顧這天狼入侵?”

        瑾琪微微偏頭,冷聲道:“天象如此,國師當順天而行!

        “殿下生而帝王之相,而現因天狼傷及紅鸞星,至命格突變,紅鸞星隕,而紫微星日漸削弱。此乃禍國之像!”國師低聲道。

        “本宮乃是罪臣,何來帝王之相,國師看錯了!

        “臣自未看錯,云裳郡主天生鳳格,突發隕命乃是災禍!眹鴰煵患辈痪彽恼f道。

        瑾琪聞言不覺苦笑:“云裳天生鳳格?看來命也可改!

        “自然可改,帝后同隕,逆天改命,天道更替,歲月流轉。未可知也!眹鴰熅徛暤。

        “逆天改命,歲月流轉?”瑾琪聞言雙目微瞪看向國師緊張的問道。

        國師微笑道:“殿下不必著急,此等只有十分之一的幾率,且,需殿下以命相換!

        “云裳可活?”

        “確切的說是回到數年之前!

        “數年?”瑾琪微微皺眉。

        “這時間需天時地利不可知!

        “本宮命便可?”瑾琪冷聲道。

        “今日子時,血撒疆土,時光輪轉,天命可改,殿下謹記!眹鴰熒钌畹目戳艘谎凵瞎勹,轉身離開。

        瑾琪低頭拂過云裳的墓碑,眼中充滿寵溺的溫柔,默默念道:“今日子時,逆天改命!

        瑾琪突然變得忙碌起來,匆匆在云裳的墳墓旁掘了一個新窟,之后便靜靜靠與云裳墳墓旁低聲道:“裳兒,你知道嗎?從你十歲時起,我便每年給你準備十抬嫁妝,現在已經七十抬了,我常;孟肽軌蛉⒛愕膱鼍,那我該有多么幸福!

        “裳兒你知道嗎?我早就想殺了李承胤,將他拋尸荒野,讓他萬劫不復,他多么幸運能得到你的愛,我嫉妒他,嫉妒的快要發瘋,我逼迫自己離開,到那遙遠的邊關,可我沒有一刻不想你,瘋狂的思念將我折磨的發狂。裳兒,我好想你,哪怕再看你一眼也好,即使你眼中從來不曾有我!

        云裳靜靜看著喃喃自語的瑾琪,那俊朗的面容帶著憔悴和疲憊,可那溫柔的眼神從來不曾變過,云裳好像上去抱抱她,可是透明的身子只能穿過瑾琪的身軀,淚水漫過眼眶,流入心里。

        瑾琪緩緩抬頭,嘴角一彎從懷中掏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輕聲道:“若老天憐我,我愿以命相換!

        “不!”云裳大聲喊道,血從瑾琪的胸口蔓延出來,如一朵妖艷的血色蓮花,將瑾琪包裹其中,那雙曜石般的雙目漸漸失去了光澤,目光卻依舊看向云裳的墓碑。

        愛妻夏云裳之墓

        “瑾琪”云裳痛苦的喚到,恨不得撲上去將血止住。卻突然發現自己越發的透明漸漸消失。

        “時光流轉,帝后歸位”國師抬頭看著不斷變換的天空,嘴角上揚朗聲道:“紫薇東移,紅鸞上偏,天命已改!

        “轟隆~”

        “!”

        “裳兒,可是嚇到了?怎么滿臉淚水?”

        云裳重重喘氣,將頭埋入瑾琪的懷中,泣不成聲道:“嗯,嚇著了,幸好有你在!

        “我一直都在!辫魅崧曊f道。

        是呀,你一直都在,不論前世今生,不論生死兩隔,原來佛從來均在憐惜我。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2018一肖中特三肖中特 内蒙古体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11选五奖金 好运快三5分钟一期的规则 河北排列l七开奖结果 福彩3d晚秋字迷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 福建31选7 浙江20选5测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绝对权重